近幾年來隨著文娛和直播行業的興起也使得一大波所謂的“評論家”們冒出頭來,其實早年間也有不少類似的媒體評論人,諸如梁宏達、馬未都等都靠著一張巧嘴混得風生水起,不過也有不少因為大嘴說錯話導致直接葬送自己事業的典型,著名的“清華才子”也就是高曉松便是如此。

高曉松作為近幾年來著名的“公知”可謂貢獻了不少話題度,早年間通過音樂創作出名的他近幾年來卻通過《曉松奇談》發表了一系列稱得上是“胡說八道”的言論,其斷章取義、移花接木之“才華”讓人瞠目結舌,從惡習抹黑歷史文化再到力挺侵略者惡劣行徑高曉松一次次刷新著人們的下限。

2020年六月由多家媒體聯合發起的一場網絡直播,由于高曉松地參加被一大波網友罵上熱搜,最終直播不得不緊急關閉收場,曾經身為清華才子的高曉松到底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這片田地的呢?

俗話說“條條大路通羅馬”,而高曉松可謂是直接出生在羅馬。

1969年高曉松出生在北京一個高知家庭,父親是清華教授,母親師從梁思成是我國著名的建筑學家,就連爺爺奶奶也都是行業里頂尖的學者。

在這種學術氛圍濃厚的家庭中成長的高曉松可以說從小就飽讀詩書,他自己曾回憶道清華園里住著不少教授和學者,隨便踹開一家門進去聊天就很漲知識。

也正是因為家庭里面做學問出身的人太多,高曉松的父母希望他能成為一個“稍微懂點藝術的科學家”,然而他本人從小時候起就十分叛逆,雖然一路走來學業十分順利,高中也在北京聞名的四中念書可他卻并不像一般家庭里的孩子一樣本本分分讀書,成天抱著把吉他給女孩子唱歌,還學胡同里的混混跟人打架認大哥,總之怎么叛逆怎么來。

1988年高曉松參加高考,出于對父母的尊重他選擇了清華大學,但在多年后的采訪中他表示當時自己更熱愛的是藝術,而原因則是“穿著牛仔褲彈吉他招姑娘們喜歡。”

進入大學之后的高曉松并沒有想著像父母一樣專心于學術以繼承父母的衣缽,反而跟幾個鄰校的幾個同樣熱愛藝術的男生組建了一個名叫“青銅器”的樂隊,而在這之中就有日后唱出《戀戀風塵》、《同桌的你》的老狼。

作為中國第一支大學生樂隊青銅器樂隊在九十年代創作出如《睡在我上鋪的兄弟》、《弗洛伊德弟子》等不少流傳甚廣的歌曲,而高曉松作為樂隊的主創之一在那時也確實頗有幾分才華,

由于長時間把心思都放在了搞音樂上荒廢了學業,在大三那年他從清華大學退學并進入了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預備班,在這之后高曉松進入亞視做了幾年的編導拍了幾部廣告和mv,這幾年雖然有些沉寂可他依舊像學生時代一樣熱愛著藝術。

1999年,高曉松找來周迅、樸樹等當時的一眾頂流拍攝了《那時花開》,該片一經推出便獲得國外不少獎項,可國內許多媒體評論卻對此褒貶不一,認為影片內在毫無意義,但毫無疑問的是高曉松火了,他賺足了話題度成為了當時文化界的頂流也正式迎來了屬于自己的時代。

2005年高曉松開通新浪微博,而這也是他自稱為“知識分子”的開始。

時間來到2011年,那年高曉松與洪金寶合拍《大武生》,電影殺青后高曉松因為酒駕連撞四車被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在這期間里他讀了不少書也寫出了劇本《同桌的你》。

出獄之后高曉松次年在《魯豫有約》中曾經這樣解釋自己所理解的四十不惑:四十不惑就是四十歲不明白的事不想明白了。

從這里也許可以依稀看出彼時的高曉松已經漸漸遠離了自己曾經的內心和夢想。

2014年高曉松先后推出了網絡綜藝節目《曉說》和《曉松奇談》,雖然節目在上線之初就獲得不少觀眾追捧,但讓他想不到的是這也是他一步步走向深淵的開始。

在節目《曉說》中高曉松拿著把扇子一個人坐著侃侃而談,一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樣子還真就唬住了許多觀眾,一時間贊譽聲如潮水一般涌來,節目點擊量也累積突破5億次。

如果說《曉說》里的高曉松還是夸夸其談的話那么《曉松奇談》里的他便是徹底放飛了自我開啟了胡說八道的模式,

在一期講述張學良的節目中高曉松不但極其美化蔣介石與何應欽的惡劣行徑并且將張學良打成了罪人中的罪魁,從這里就可以看出高曉松是反對抗日統一戰線的建立以及否定西安事變的正義性的,然而發表出如此言論的他卻沒有受到一絲懲罰。

八月十五日是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的日子,在這一天高曉松的奇葩言論再次被扒了出來,據了解,在某年的同一天高曉松去參拜了日本的神社并在節目中為其洗白道:“那些人是戰死的也不是戰犯,去祭奠親人有何不可”,這種為侵略者狡辯的口吻實在令人作嘔。

此外他還將收回臺灣的民族英雄鄭成功打為不折不扣的海盜,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除了歪曲歷史史實之外,高曉松還在節目中極盡崇洋媚外之能事,宣稱美國是最受人民尊重的國家也是對中國最好的國家,在去過一次印度之后更是直呼印度制度之健全與整個社會的安全,

最不能忍受的是高曉松公然在節目中污蔑我們的人民軍隊是所謂的“黨衛軍”,要知道這是用來稱呼德國納粹的軍事組織才會用到的詞眼,足見其用心之歹毒。

高曉松在冒充知識分子的同時為了能撈到更多的錢也開始把手伸向了商界,憑借此前在音樂界創作的那幾首歌曲高曉松成功唬住了另一個大忽悠馬云并成為了阿里音樂集團董事長,

2016年又出任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董事長,不過任職期間高曉松除了做出一個“阿里星球”而且沒有維持住用戶以外基本沒什么貢獻,在后來的版權大戰中還輸給了網易和騰訊,僅僅兩年后高曉松的在商界的“神奇歷險”便以失敗告終。

有人曾說如果你和高曉松初次相見交談你會驚訝于他是那么的學識淵博,引經據典讓人眼花繚亂,可直到他說到你所擅長的領域便會暴露他一無所知的事實,高曉松屢屢爆出如此恬不知恥嗯言論顯然蹦跶不了多久,隨著近幾年他的那些“失智言論”被逐一扒出高曉松也逐漸成為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角色。

2020年6月,由某權威媒體平臺發起的一場網絡直播中原本一切進行得十分正常,但直到高曉松的出現使得大批網友涌入直播間并痛罵高曉松,最后官方無奈緊急叫停了直播,沒想到直播停止后該事件在網絡上持續發酵并把高曉松罵上了熱搜,至此高曉松這個名字可以說是真正的人人喊打。

該事件時候高曉松似乎終于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不僅改掉了自己的微博名字還把簡介改為了靜思,可這一切都來得太晚。

對于高曉松早年間創作的那些作品我們不可否認,也相信他年輕時的那些夢想一定是發自肺腑,但他之所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這般田地只能怪他咎由自取。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要有最起碼的社會責任感弘揚正確的價值觀并起到引導作用,不應該為了博眼球無下限地歪曲事實、崇洋媚外,也許這些熱度會一時賺得盆滿缽滿但熱度一過等待著的便是慘痛的代價,此前的張哲瀚便是為自己喪失民族氣節的無知行為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希望高曉松的經歷能夠警醒一部分崇洋媚外的年輕人,也希望他能夠在這段沉寂的日子里好好反省自己的過錯做一個正直愛國的守法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