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吃瓜趣談君

編輯|吃瓜趣談君

有一種職業,每天行走在刀尖上維護社會治安,這個崗位幾乎每天都會有人犧牲,最大的68歲,最小的年僅18歲,甚至他們在犧牲后,為了避免家人被報復,名字都不能公開,甚至連墓碑都沒有。

大家看到這應該能猜到是哪種職業了——緝毒警察。

1980年之后,與云南接壤的老撾和緬甸地區因其獨特的位置,逐漸被毒販們占據,隨著惡性案件的不斷發生,國家在1982年批準成立云南緝毒隊,這也是中國第一支緝毒隊。

40年來,在這個極度危險的地區,幾乎每天都會有緝毒警察犧牲。

“他們往黑暗中走去了”

為了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他們毅然決然地走向最黑暗的地方,是深淵中的一抹亮光,今天要寫的故事,就是這些滿天星辰中的一個——陳建軍。

1961年8月1日,云南省麻栗坡縣的一家醫院傳出嬰兒的啼哭。

“是個帶把的,恭喜呀老陳,這孩子長得跟你一樣精神。”

朋友對陳世富說。結婚多年后他終于有了一個孩子,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眾人問他有沒有給孩子取名字,陳世富仔細想了想,既然是8·1建軍節出生的,那就叫建軍吧。

童年夢想當警察

陳世富是一名警察,平時工作很忙,他擔心沒時間照顧孩子,就經常把兒子帶到警局照看,因此陳建軍的童年是在警察局中度過的。

他還經常向小朋友們炫耀自己天天都在警察局,引起一群小孩子的羨慕,從小他就夢想著將來成為一名警察,每天看一些刑偵書籍,讓他對警察生活有了很大的憧憬,陳建軍也在警察局中慢慢長大。

1982年,在陳建軍20歲的那年,云南公安為了加大緝毒力度,準備成立一支專業緝毒隊伍。

大家都清楚其危險性,而且名額不多,審核嚴格,但最后還是有800多人報了名,這其中就有陳建軍。

為了能夠順利通過考核,每天早上五六點鐘,當所有人還在熟睡中的時候,陳建軍已經開始了一天的鍛煉,功夫不負有心人,陳建軍最終以第一名的成績順利通過考核。

陳世富平時很少跟兒子說話,但錄取通知書到的那天,他卻破天荒地買了瓶酒,跟兒子邊喝邊聊天,囑咐兒子一定好好干,要對得起穿上的這身警服。

陳建軍看著頭發花白的父親,舉起酒杯向父親敬了一杯酒,并表示自己一定不負這個職業。

酒后看到父親的愁容,陳建軍知道父親擔心他,他去的是云南最危險的地方,每天都在與死神賽跑,踏上這條路就相當于一腳踏入閻王殿,兩人面對面坐著,一切盡在不言中。

此時的陳世富還不知道,這竟是他和兒子喝的最后一杯酒。

緝毒警察生活

進了集訓隊后,陳建軍依舊堅持往日的訓練習慣,隊員每天不是被雞叫醒,而是被陳建軍的訓練聲所喚醒,最終陳建軍以優異的成績畢業。

1983年,陳建軍被調任平遠街,由于地處邊界,經常會發生軍用武器盜竊案件,拒不完全統計,從盜竊發生到現在,被盜軍火足夠武裝一個營,將近500人的武裝力量,而且很多人私藏自制槍械。

在當地曾經流傳一句話,“平遠街除了買不到飛機,其他什么的都有。”這些槍械最終到了毒販們的手上,擁有武器的毒販們更加猖獗,多次殘忍殺害緝毒警察,緝毒行動一觸即發。

平遠街位置

(1992年,3000多名緝毒警察接到指令,全副武裝潛入平遠街,對毒販展開圍剿行動,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才得以將其平定,這次行動的規模之大,讓美國一度以為中越要開戰。)

一天晚上,為了能夠摸清毒販和槍械盜竊團伙的交易,陳建軍偷偷“化妝”,潛入了當地最危險的村子。

后來經過多方打探,陳建軍掌握了毒販活動和交易的方法,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某個人是不是毒販。

在與戰友的配合和努力下,陳建軍成功清除了大大小小的販毒窩點,立下赫赫戰功。

正義警察卻變成混混

陳建軍慢慢變了,他褪下警服,每天混跡于地痞流氓之間,學會抽煙喝酒賭博,在麻將館一呆就是一天。

一個警察越來越像個小混混,鄰里鄉親看到陳建軍的頹廢模樣,紛紛指指點點,還有人跟陳世富說:“你兒子都成小混混了你也不管。”陳世富只是苦笑著說孩子大了管不住。

陳建軍的女兒剛出生,原來能成為女兒驕傲的警察爸爸,現在卻成了一個混混,他經常找各種理由跟妻子吵架。

本來妻子的身體不太好,好幾次都被她氣得離婚,每一次吵架他都是摔門而去,眼不見心不煩。

為什么這么優秀的警察變成了街頭混混?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只有深入敵人內部才能將其斬草除根,于是在1985年,緝毒大隊在多方分析后決定派一人潛入毒販的窩點,所有人都深知這次行動的危險性。

既要讓毒販相信,與毒販進行周旋的同時還有與警方配合,而陳建軍不出意料地成為了第一人選,為了這次行動,陳建軍也要慢慢“變壞”

只有父親知道他的苦衷,親戚朋友在指責兒子的時候,父親很想為兒子辯解,但他不能說,他知道兒子有難言之隱

陳建軍每次跟妻子吵架,看到妻子一個人偷偷地哭,他心如刀絞,不敢繼續待在家里,只能出門。

他心里覺得對父親和妻女有愧,不過每一次想到這,陳建軍就會暗示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等到行動結束,自己一定跟他們解釋。

但在一切結束之前,他只能通過融入混混群體,讓自己變得更壞,才能減少差錯的發生。

成功混入毒窩

1986年8月“間諜行動”正式開始,這時候的陳建軍不再是警察,他是一個廣東老板,身上紋著刺青,這些天的放肆生活也讓陳建軍的啤酒肚慢慢顯現,整個人就像變了個樣。

他到了廣南縣的一個毒窩,毒梟叫馮育煥,警方通過探查了解到,他剛好有一批毒品需要交易。

馮育煥對陌生人的警惕性特別強,他沒有輕易相信陳建軍的廣東老板身份,他懷疑陳建軍是想“黑吃黑”,又或者是警察派來的間諜,當陳建軍亮出錢的那一刻,馮育煥對陳建軍“黑吃黑”的懷疑打消了。

他通過調查也確定了陳建軍的“身份”,由于馮育煥急需大量現金,況且在自己的地盤交易,手底下的人還都有槍,也就同意了毒品交易。

抓獲毒販馮育煥

在交易當天,正當馮育煥嬉皮笑臉地接過現金時,緝毒警察破門而入,為了不暴露陳建軍身份,警察將槍口指向了兩人,連同陳建軍一起按倒在地上。

但馮育煥看起來卻不怎么慌張,他心想警方查不到毒品就沒有證據定罪,他堅決不承認。

陳建軍此時想到一個方法,他從旁邊的麻袋掏出一把草果,膽怯地說自己只是個商人,來這里收草果的,不知道是什么毒品。

緝毒警察看出了陳建軍的意圖,于是將麻袋里的全都倒了出來,草果和毒品一起出現,馮育煥只能認罪伏法。

馮育煥被抓的時候才知道,這個身寬體胖,滿身紋身,說著一口廣東話的廣東老板,居然是抓捕過很多毒販的云南緝毒警察。

之后陳建軍又扮演各種角色去接近毒販,每一次都是生與死的考驗,他負責收集各大毒販的信息,用“進貨”老板的身份去一探究竟。

1986年12月,陳建軍的女兒生了重病,妻子身體本就不好,因為照顧孩子也病倒了,他心里十分心疼,領導得知消息后批準陳建軍回家。

但他手里有個極為重要的案子,一旦回家就會前功盡棄,陳建軍在工作和妻女身上躊躇萬分,最終還是選擇了工作,繼續踏上了那條危險的路。

毒販設局試探

1987年9月,他再一次出動,身份是回民的老板,這次的毒販與以往的都不同,他極其陰險狠辣,而且生性多疑,對任何人都會提防,名叫周榮云。

兩人第一次見面時,周榮云就對陳建軍特別懷疑,他發現這個看似油膩多金的老板,身上卻能感覺到正氣,但他也不想因為懷疑錯失這個賺錢的機會。

猶豫一段時間后,周榮云決定探一探虛實,于是便請陳建軍吃飯,陳建軍帶上了同是戰友的小弟戚硯明

酒過三巡,周榮云偷偷點了一道菜——紅燒肉,要知道回民是絕對不吃豬肉的,喝得盡興的時候周榮云給陳建軍夾了一塊豬肉,并把手慢慢移到了裝著槍的褲腰,他想試探陳建軍的身份是否真實。

這時候的陳建軍雖然有些暈,但也察覺到了他的動作,“久經沙場”的他突然想到自己這次的身份,站起來將碗直接摔碎,轉身離開。

戚硯明也很聰明,看了一眼桌上的豬肉,跟周榮云說:

“你不知道我們老板是回民嗎?他脾氣不好,你要是誠心做生意,就帶著貨來珠街。”

抓獲毒販周榮云

周榮云被罵了一通,心里自然不高興,但是這次過后對陳建軍的疑慮也打消了很多。

他獨自坐在酒桌上,心想如何討好這個大老板,隨后他帶著禮親自前往珠街找到陳建軍兩人,好言相勸之后雙方達成共識,但周榮云表示,交易地點只能自己來定。

不久后,陳建軍兩人來到了交易地點——寨頭外。

陳建軍通知了警方這次的毒品交易地點,但在到達交易地點時,周榮云突然說要換地方,此時警方已經來不及再調動部署

到手的鴨子總不能讓他飛了,陳建軍心想他們兩人如何才能制服五人。

一行人來到了真正的交易地點,陳建軍觀察了一下地形,三面全是懸崖峭壁,他突然想到一個抓捕計劃。

交易時,陳建軍給戚硯明使了一個眼色,戚硯明心領神會,他立刻將錢朝著懸崖扔了下去,兩人掏出手槍,守住狹窄的出口,將槍口對準五人,最終將其抓獲。

緝毒警察遇害

1987年12月15日,離女兒的兩歲生日沒剩幾天了,陳建軍心想任務結束后一定要回家好好陪陪家人。

兩天之前,陳建軍接到線報說毒販馮德國有父親需要出貨,與馮德國打過交道后,原定在一家旅館碰面。

馮德國要比周榮云還謹慎,陳建軍說自己擔心馮德國黑吃黑,堅持在珠街交易。

到了12月15日,馮德國還是來了珠街,但他表示要到其他地方交易,陳建國為了不讓他生疑,于是同意了要求。

但此時的陳建軍只有自己,由于地點變動太快。他也沒有時間通知警方,最終決定孤軍深入。

交易期間,陳建軍估算戰友即將抵達,于是掏出槍鳴槍示警,給外面的警方行動信號,但毒販手機也有槍,雙方便開始了交戰,一名毒販被擊斃,但陳建軍也受了傷

還沒等到戰友支援,卻遇見了毒販團伙。幾聲槍響后,陳建軍倒在了血泊中,當地下著雪,等警方趕來的時候,陳建軍的尸體已經結霜。

烈士陳建軍

他還沒等到在父親妻女前正名的一刻,沒等到女兒的兩歲生日,沒等到重新穿回警服。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這一刻。

在漫長的邊境線上,有太多像陳建軍一樣的英雄,他們用血肉為我國人民鑄造了堅實的城墻,但即便緝毒警察前赴后繼的犧牲,我國卻還有將近兩百萬的吸毒人員。

結語

對于那些吸毒的明星和藝人,有些人想復出賺錢,居然還有些粉絲愿意原諒他們的“偶像”,但是數萬緝毒警察的生命誰來償還?那些因為緝毒而犧牲導致不完整的家庭誰來償還?他們為國為民犧牲,死后卻連姓名和墓碑都不能留下,吸毒藝人卻在舞臺上享受燈光和掌聲,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致敬英雄,遠離毒品,堅決抵制吸毒藝人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