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百善孝為先,老人辛苦將兒女養大,總希望在老年時有所依靠。都說我養你小,你養我老,大部分人覺得養兒能夠防老。為父母養老送終是子女應盡的義務,可是,很多子女只是嘴上說說,實際上只想啃老。

如果老人家中有啃老的子女,一定要多想想自己的晚年生活,不能把養老的錢讓子女揮霍掉,不然晚年很難幸福。一位65歲大媽哭訴:新型啃老正蔓延,兒子的陪伴式孝順是我晚年的噩夢。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呢?讓我們一起往下看。

自述人:張大媽/65歲

我叫張曉霞,今年65歲,每個月退休金6000元,有一個女兒,老公在我三十歲那年出了車禍,離開了人世,留給我一些賠償金,這些年,我與女兒相依為命,對于我來說,女兒就是我活下去的勇氣。我拼命工作,努力賺錢,為的是把女兒養育成人,我甚至沒有再婚的打算。

老公是家中的獨子,他的離開對我們全家的打擊都很大,尤其是婆婆,失去唯一的兒子,他們又是老來得子,年紀又那么大了,接下來毫無依靠。為了讓公婆安享晚年,我一直留在婆家,一直照顧他們,直到他們去世。

我一直覺得女兒很懂事,從小就成績好,還總是幫我分擔家務。盡管那些年我很辛苦,但只要女兒將來有出息,這一切便也值了。如我所愿,女兒順利考上了重點大學,成為了我驕傲,村里人都說她有出息。

女兒上大學后,我也跟去了城里,在那兒找了一份工作,醫一是方便照顧女兒;二是女兒上大學也需要不少錢,我得更加努力掙錢才行。于是,我白天晚上打兩份工,每天都累得筋疲力盡,但一想到女兒畢業后能有份好工作,我也就咬咬牙,堅持下去。

時間過得真快,四年一眨眼就過去了,女兒也順利畢了業,本以為她能在這座城市找份好工作,我們母女倆好好過日子。可誰知就在畢業那天,女兒告訴我她交了一個男朋友,她要跟他去北京。

北京是大城市,生活壓力有多大,我們都知道,而且離我們南方比較遠,我再三勸女兒不要去。可女兒鐵定心思要去北京,我無法阻止他們,只能隨她去。我不斷安慰自己,至少女兒有了男朋友,不是一個人奮斗,到了那邊,也有人照顧她。

五年后,女兒跟她的男友回來了,說是要準備結婚,女兒找到了歸宿,身為母親,我是很高興的,可當她提出那些條件時,我愣住了,他們要在北京買房,希望我支持他們,也就是說希望我掏出些錢來,幫助他們付首付。

說實話,這些年我拼命工作,確實也攢了一些錢,本就是給女兒攢的嫁妝。既然他們提出買房,我也能盡一份綿薄之力,就當把這30萬元當作嫁妝給女兒了。

又過了幾年,我就退休了,每個月有6000元退休金,我本打算退休后好好享受生活,畢竟這些年,我一直在奔波,拼命工作,很少有屬于自己的閑暇時光。正當我準備出去旅游時,女兒一個電話打過來,說自己懷孕了,讓我趕往北京照顧她。

我連忙趕去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但一想到女兒即將生下孩子,我要做姥姥了,我還是很高興的。女婿去機場接的我,還為我親自下廚,做了一桌子拿手好菜,剛開始,女兒女婿都會陪我去散步,帶我熟悉北京。

我看女婿對我這么用心,我下定決心好好照顧他們,北京壓力這么大,我要想辦法幫他們減輕負擔。于是,我每天早早起來就給他們做好早飯,然后出去找些零活,賺點零花錢,到點了就會回家給他們做晚飯,等到晚上,我會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凈凈,連他們的衣服也給他們洗好。

我心想,女兒即將有孩子,經濟壓力會更大,于是,我把退休金拿出來,生活費也不用他們出。北京的開銷真大,幾個月下來,我的退休金花得精光不說,還要動用存款,但一想到我只有一個女兒,錢反正也會給她,現在提前用掉也一樣。

女兒生下孩子后,我除了給她弄好吃的,還幫忙照顧孩子,晚上,孩子也跟我睡。我白天晚上都要帶孩子,還要操持家務,嚴重缺乏睡眠,沒好好休息,身體很快垮了,一年后,我住進了醫院,醫生說我勞累過度,而且腦袋里長了個東西,還不知道是良性的還是惡性的,醫生建議馬上手術。

女兒女婿一聽到這個消息,先是下一跳,接著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哪里那么多錢做手術,有沒有保守治療的方法?”聽到這些話,我淚流滿面,這些年,我把錢都花在了女兒身上,眼下我摸摸自己的口袋,所剩無幾。

原本我以為辛苦將女兒養大,晚年能享清福,當踏入北京旅程的那一刻,旁人都說我女兒有出息,接我去這樣的大城市養老,令人羨慕。可想想這些年,我在女兒身上的付出,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如今,自己躺在病床上,知道了他們的心思,我真的好后悔,也很痛苦。跟女兒女婿住在一起,這種陪伴式的孝順是我晚年的噩夢。接下來,我該怎么辦?

寫在最后

都說父母疼子女是真心的,可子女孝順父母,卻不一定是真心的。老人辛苦將兒女養大,掏心掏肺付出,若是等到老年,子女卻不心疼自己,老人肯定會心痛的。

我的建議是,眼下張大媽應該好好養身體,先把病治好,讓女兒女婿想辦法籌集手術費,自己也相信辦法,看看能不能籌到錢,身體才是最重要的。接下來,張大媽更要守住口里的錢,不能再為女兒女婿那么付出了,要過好自己的老年生活。

大家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