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百花影后袁泉和“驚鴻仙子”俞飛鴻都救不了的劇,《玫瑰之戰》這個電視劇是有多離譜?

《玫瑰之戰》先是版權問題引發過不止一次的糾紛,人設和部分劇情都和《傲骨賢妻》這部美劇極度相似。

有網友吐槽道:“名字抄過來就算了,連美國本土特色的運動都搬過來,國內哪有多少地方玩棒球?”

但是劇組在播出前,就已經大張旗鼓地宣傳原創,一直強調非翻拍或改編。

“為了寫好原創劇本,兩位編劇專門去學習了法律知識,耗時3年才寫出來。”

等到被網友扒出來,劇中關于婚姻的經典臺詞,都一模一樣地照搬過來之后。

劇方又換了個說法:“版權是獲得了相應授權的。”

網友毫不留情地嘲笑道:“你們是只買了字幕的版權吧。”

而既然《玫瑰之戰》劇組有授權,那為什么不在劇中做出說明,一開始就出現爭議的時候為什么不直接做出回應?

拖了這么久,姍姍來遲的就是一句輕飄飄的話,至今都還沒有拿出直接的相關的證據。

這也讓很多網友一直持有懷疑的態度。

不過也有一部分網友表示,既然《玫瑰之戰》能夠在央視播出,想必自然不會出現“抄襲侵權”這種原則性問題。

畢竟央視的審核也是非常嚴格的,大家好好看劇就好了。

但是一仔細看劇,第二個槽點問題就出來了,磨皮太狠。

其實現在大部分電視劇,后期都會加上濾鏡和磨皮,這也是業內心照不宣的事情了。

畢竟演員有時候也不能時時刻刻保持完美無瑕的皮膚,適當的磨皮遮住瑕疵,觀眾們還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玫瑰之戰》這部劇,磨得未免有些太狠了。

兩位女主演袁泉和俞飛鴻都是已經40多歲的人了,一出場的時候,臉部柔和得就像剛剝了殼的雞蛋。

而袁泉天生眼窩就有些凹陷,中年之后,眼睛下面的眼袋也有些明顯。

作為一個實力派女演員,袁泉自然不用在乎臉上多一條還是少一條的皺紋。

但這部劇偏偏磨成了20歲少女,如果不是袁泉大笑的時候標志性的深眼窩,觀眾根本沒認出來這就是袁泉。

本來人在笑的時候,臉部肌肉會向上牽起,臉上自然而然地會產生一些褶皺。

被過度磨皮的袁泉即使在笑的時候,臉上也沒什么紋路,看起來倒是很像仿生機器人。

而更慘的還是俞飛鴻,十級磨皮上臉之后,也是笑不出半點皺紋,整張臉磨得比蠟像還要僵硬。

很多網友幸災樂禍道:“俞飛鴻38歲的時候不還高興,長出細紋了嗎,怎么現在要開這么猛的磨皮?”

確實,高強度的磨皮不僅會磨掉臉上的皺紋,有時候甚至連眼淚都會一起磨掉,空有一腔演技而無處施展。

但是《玫瑰之戰》這部電視劇本來就講得是,中年女性面對職場焦慮,該怎么去治愈精神內耗。

更何況,劇里面磨皮竟然也還挑對象磨,全劇只有兩位女主演有這么深的磨皮效果。

鏡頭轉到其他人的臉上,皺紋、青筋一個沒落下,甚至還能看到年輕女孩顴骨處打上的腮紅。

這就讓兩位女主演和其他演員同框,就產生了一種濃烈的違和感。

近幾年,袁泉也出演了不少電視劇,爆款劇《我的前半生》曾經一度創造出現象級的收視率。

劇中的袁泉,有著與年齡相仿的皮膚狀態,大大方方地展示自己臉上的皺紋。

有演技的演員,就是可以讓觀眾的目光從那一兩條細紋,帶入到角色和劇情中去。

所以袁泉根本不必要也不需要開這么高的磨皮,她并不是靠顏值吃飯的明星。

最近剛剛斬獲“百花獎”影后的她,給人的印象一直是優雅、從容不迫的美。

袁泉說:“我從來沒覺得我很火,下了屏幕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這樣自信又謙遜地回答,是跟袁泉一路走來的經歷分不開的。

畢業于中戲的袁泉跟章子怡、梅婷等現在的知名演員都是同班同學。

不同于梅婷的敢想敢做,大二就退學去出演《北方故事》,還被張國榮贈送了一副墨鏡,引得章子怡都羨慕不已。

袁泉卻一直“安分守己”地念完學業,她總覺得自己的外貌體型并不出眾,所以心態格外的坦然。

業后,袁泉和章子怡、秦海璐三個人都被中央話劇院點名邀請,但是只有袁泉選擇留在了話劇院。

有著7年京劇功底的袁泉站在話劇院的舞臺上,更是如魚得水。

雖然在話劇院的工資沒有在外面拍戲那么高,但袁泉還是非常滿足,因為她就是這樣一個不張揚的人。

親子節目最火爆的時候,有人邀請袁泉參加,但袁泉拒絕了,她笑著說說:“孩子跟爸爸關系挺好的呀,不去節目里面培養了。”

袁泉也從來都拒絕外界對她的定義,“高級感”、“高光”她全部拒絕。

她說:“那是屬于角色的精彩,生活不需要高光。”

從小學習京劇的袁泉,因為眼睛太大,并不適合京劇扮相,所以才選擇了轉行學表演。

袁泉是個非常低調樸素的人,但是她的實力確實不允許她低調,出演的那些經典作品,都廣受好評。

年紀輕輕就斬獲各大獎項,還成為了最年輕的金雞獎評委。

演技在線,氣質獨特,袁泉卻始終沒有一下子爆紅,她是那種潤物無聲的漸漸變紅,口碑與人氣具在。

第一次上臺前的袁泉特別緊張,心里感覺有各種情緒在撕扯。

但是一旦跨上舞臺的那一刻,袁泉的自我突然從身體里面抽離了,在那一刻,她就是角色人物本身。

讓人很難以想象,平時那么內向的袁泉,竟然可以在舞臺上釋放出那樣大的能量。

全場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觀眾的掌聲都為她傾倒。

演話劇很辛苦,而且掙的錢也沒有影視方面多,不少人都覺得袁泉“傻”,為什么不趕緊趁著年輕去闖蕩娛樂圈。

但袁泉從不解釋,她依然在一場一場的話劇舞臺上綻放,舞臺上那一束閃光燈照在她身上,遠勝過金錢更讓她心動。

只要跟袁泉合作過的演員,就沒有不稱贊她的,一向高情商的黃渤都說:“袁泉老師身上有太多值得學習的地方了。”

在這個逐漸浮躁的娛樂圈,袁泉的存在就像一股清流,她也給許多中年女演員樹立了一個榜樣。

女演員進入中年之后,不一定只有裝嫩扮少女和演同齡男星的媽媽這兩種選擇。

她們也可以活出自我,演繹只屬于中年女演員的精神面貌。

留給中年女演員的,并不只是越來越少的曝光機會,逐漸衰老的皮膚,還有著經歷歲月沉淀之后的優雅、從容。

那是年輕女孩身上所沒有的,年輕時候的朝氣和成長中閱歷的增加,兩種氣質的融合才凝聚出了獨一無二的中年女性。

閱歷和由內而發的底氣,這是偽裝不了的,它藏在舉手投足的每一個瞬間。

而《玫瑰之戰》中的另一位女主演俞飛鴻,現在已經51歲了,還沒有選擇結婚。

在她前幾年的的狀態中,讓人看到了沒有婚姻拖累的獨立女性的另一種生活方式。

俞飛鴻從來就沒有說過自己是什么“不婚主義者”,她只是對待感情和婚姻,始終堅持遵循內心的想法,不妥協。

俞飛鴻看似溫柔的外表之下,是一顆堅定勇敢的靈魂。

從小就長得非常甜美漂亮的俞飛鴻,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就已經有了第一次的演戲經歷。

這也為俞飛鴻后來的演員之路埋下了一顆種子。

跟袁泉的性格相反,俞飛鴻她從來就不是一個追求平穩的人,從小受到父母的嚴格管制讓她產生了逆反心理。

所以俞飛鴻在考上一所不錯的大學,讀了一年的外貿專業之后,突然選擇重頭再考一次電影學院。

父母的反對,朋友們的不理解,俞飛鴻在這樣大的壓力之下,依然選擇了遵循自己內心的想法。

這也讓“驚鴻仙子”得以驚艷我們的回憶,自帶女神濾鏡的俞飛鴻并不甘于局限于一種角色,她不想給自己貼上標簽。

于是她在2016年出演了一部電視劇《小丈夫》,許知遠說這部劇太俗,俞飛鴻卻嚴肅地說:“它是通俗,而不是庸俗。”

俞飛鴻說:“比起年輕的時候,我更喜歡現在的狀態。”

確實,現在的俞飛鴻經過歲月沉淀之后,不僅容貌更添一份優雅,情商也是出了名的高。

51歲還沒結婚的女明星實在少見,所以每次俞飛鴻參加采訪,總會被問到這個問題。

可不管是面對竇文濤,還是名嘴許知遠,俞飛鴻永遠顯得落落大方。

即使被問到不太禮貌的問題,也能用高情商的話語說得對方啞口無言,反而讓問出“生理問題怎么解決”的男性們,顯得無聊透頂。

袁泉和俞飛鴻是兩種性格的人,但她們都有自己的人生方向,都有著自己獨特的魅力。

中年是我們都要經歷的一個年齡段,這兩位女演員的存在就是一種特別正面的榜樣。

而看袁泉和俞飛鴻兩個實力派演員同臺演戲,也確實是一種享受。

編輯:安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