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是登上美國《人物》雜志中“全球最美50人”首位中國女星,也是至今唯一一位成為奧斯卡終身評委的華人影星,作為演員她塑造了無數經典角色,從狂攬奧斯卡9項大獎的影史經典《末代皇帝》中對溥儀高喊“我要離婚”的文繡到近年大熱電視劇《如懿傳》中的母后甄嬛,每一個角色都被她演繹得入木三分,她,就是鄔君梅。

鄔君梅之所以能在美國好萊塢闖出一番天地與她灑脫的性格不無關系,這一點從她的感情經歷也可以窺見,早年間接受采訪時她就曾爆料自己做過“小三”所以演起來得心應手,如今已結婚多年的她連做九次試管卻依舊無兒無女,國外功成名就之后回到國門又為何只能演些陪襯角色?

1966年鄔君梅出生于中國上海,母親朱曼芳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著名影星曾主演《與魔鬼打交道的人》,父親也是有名的大學教授,說鄔君梅是含著金鑰匙出生也毫不為過。

小時候的鄔君梅因為家庭原因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不過因為父母工作很忙導致她從小就和妹妹養成了非常“野”的性格,或許是成天在外瘋跑的緣故,那時她的夢想也并不是成為一名演員而是成為一名電車售票員。

由于媽媽在上影廠工作所以鄔君梅無聊時經常會翻看電影廠送來的內部報刊,慢慢地,她被那本《世界電影動態》里的光影世界所吸引,也讓她第一次有了做演員的念頭。

在鄔君梅16歲上高一那年,導演黃蜀芹正在籌拍新片《青春萬歲》,母親朱曼芳身邊的不少同事都提議可以讓她女兒試一試,深知做演員這行辛苦之處的朱曼芳卻表示堅決反對,可從小就十分叛逆的鄔君梅哪里聽得進去,母親的反對聲越大反而越成為她的動力,對于她向往的事情從來都沒人攔得住。

就這樣鄔君梅如愿以償地進入了《青春萬歲》劇組,然而她的這次“觸電”經歷卻并不愉快,缺乏表演基礎以及拍攝時過度緊張讓這個“野孩子”頭一次慫了起來,拍攝完成后鄔君梅當即表示打消了做演員的念頭,直言要好好讀書。

高中畢業后骨子里愛玩的鄔君梅選擇前往美國深造,剛剛拿到旅游簽證的她正打算玩個痛快可就在此時她收到了導演貝爾托魯奇邀請她出演電影《末代皇帝》的消息。

能收到國際大導演的邀請一般人當然是求之不得但性格瀟灑的鄔君梅卻對中方副導演說自己要去美國念書沒空演電影。

本以為此事就此作罷可得知消息的貝爾托魯奇卻反而來了興趣,因為這與片中“文繡”一角的性格不謀而合,在他專程趕往上海邀請之后鄔君梅這才答應了下來。

事實證明鄔君梅出演《末代皇帝》的決定是十分正確的,雖然自己的演技和閱歷并不深厚,但“文繡”這個敢于向皇帝提出離婚的角色和鄔君梅內在是一樣的自由,1988年該電影在橫掃奧斯卡9項大獎的同時也讓全世界都看見了這個亞洲面孔。

1987年,鄔君梅帶著此前拍攝《末代皇帝》的600塊片酬在家人的支持下前往美國夏威夷學習旅游管理專業,但此時的她已經真正地愛上電影藝術,于是不久之后便轉入洛杉磯大學電影系學習。

雖說“文繡”一角讓鄔君梅在國際上小有名氣但好萊塢顯然不是那么容易混的地方,進軍好萊塢之初鄔君梅也只能演些戲份很少的配角但她并未因此氣餒反而更加努力,彼時的她對于角色的選擇已經不關乎事業而是出于一顆熱愛表演的心,直到1993年她才終于等來了機會。

1993年鄔君梅參演電影《喜福會》,作為好萊塢首部全部由亞洲面孔演繹的影片,該片一經上映便以獨特的氣質獲獎無數,而她也憑借片中的精湛演技紅遍全球甚至當年還被評為“全球最美50人”。

在那之后鄔君梅正式走向了事業巔峰,《枕邊書》中的她貢獻了最大尺度的演出舉手投足間極具風韻,《宋家皇朝》中她又化身工于心計的宋美齡將一個玩弄權謀的女人演繹得十分出彩,2年后更是成為奧斯卡金像獎終身評委,一路走來活得宛如一篇爽文一般。

與事業上的一帆風順比起來鄔君梅的情路卻顯得有幾分坎坷,早年間她曾與為《末代皇帝》作曲的日本巨星坂本龍一有過一段真摯的愛情,但由于兩人因為發展道路的截然不同最終無奈分手,在這之后鄔君梅又經歷過幾段失敗的戀情,但傷心歸傷心,生活總還要繼續走下去,在接下來的一部電影中結識了奧斯卡,讓她想不到的是這個長相憨厚與帥氣不沾邊的男人會成為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伴侶。

奧斯卡是一名電影制片人,在片場工作中他的細心與成熟慢慢將剛從情傷中走出的鄔君梅打動,雖然外形算不上帥氣,但平日里相處的點滴細節讓她確定眼前的男人就是那個對的人,相戀兩年后她把奧斯卡帶回上海結婚,不過母親朱曼芳對此卻極力反對,但鄔君梅還是與年輕時別無二致,“先斬后奏”母親也無可奈何,兩人就這樣步入了婚姻殿堂并一直相愛至今。

其實在好萊塢已經功成名就的鄔君梅本沒有回國發展的打算,可隨著2005年父親突發惡疾她漸漸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在丈夫的支持下她開始把自己的發展方向轉向國內。

回到上海后鄔君梅找來了葛優和孫紅雷等人拍攝了電影《上海紅美麗》,這部電影對于離家多年的她可以說是一封寫給家鄉上海的情書,伴隨著這部電影的完成宣告著鄔君梅正式開始轉戰國內影視圈。

對于一個演員來講完全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到全新的地方打拼毫無疑問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對于當時已經年近40的鄔君梅來說尤為如此,但這一切的質疑都隨著她回國后第一部電視劇《蝸居》的播出而打破。劇中鄔君梅用自己沉淀多年的演技完美塑造了一個為了丈夫放棄自己前程最終熬成怨婦的影響,而其中她的許多臺詞至今仍被奉為經典。

與國內其他女演員不同的是,鄔君梅演戲從來不看番位而是注重劇本的質量以及角色是否出彩即便只是配角,抱著這樣的心態她為我們創造出了一個個經典形象:在大火的《我的前半生》中她飾演的職場女強人氣場之強大甚至壓過主角馬伊琍等一眾年輕演員;《如懿傳》中她又將雍容華貴的甄嬛演繹得入木三分,在她面前連周迅也不免暗淡了許多。

事業上獲得成功的同時鄔君梅也同樣熱心公益,早在07年她便成為防艾滋病愛心大使,當年只身一人前往國外留學的她深知助學金對于大學生的重要性,對于學生她不單單提供物質幫助還會安排學生做義工來回報社會,而對于此前章子怡爆出的“詐捐”事件她則是一笑了之只道“不談他人是非”,這也可以看出鄔君梅并不像某些明星一樣說起來一套做起來又是一套。

2019年鄔君梅出現在綜藝節目《巔峰之夜》的舞臺上,作為節目見證官的她穿著時尚,一抹性感紅唇美得不可置信,知性大方的舞臺表現迷倒了在場的所有觀眾,而她幾十年如一日的飽滿狀態也恰好印證了那句“歲月從不敗美人”,難以相信這樣的她已經是53歲的年紀。

早年間忙于事業的鄔君梅看著身邊朋友都已生育近幾年來也逐漸改變了過去不要孩子的想法,可畢竟已是四五十歲的年紀,備孕兩年多依舊沒有結果試管嬰兒也從國外做到國內,不過如今的鄔君梅已經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態逐漸接受了遺憾,不過對于她來說能夠有美滿的愛情已經足夠,這也許也是她五十幾歲依舊能美麗地綻放在大家面前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