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社會發展快,人們的接受能力也快,現在各行各業都講究精益求精,要是有半點讓客戶不滿意,可能這份工作就沒了,因為每份工作做得好的人比比皆是。

我們都知道現在大多行業很難做,很卷,最為常見的就是直播行業,這行肉眼可見的卷,那在肉眼看不見的行業里,現在怎么樣呢?是平靜,還是暗流涌動?不如:大家熟悉的保姆行業!

一位保姆坦言:“如今保姆行業太難,又卷,僅僅只是沒滿足雇主的要求,雇主就換了一個工資比我低,身材,長相比我好的人,直接把我辭退。”

我們接著往下看,看看現在保姆行業到底有多難!

43歲吳女士的自述:

我今年43歲,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兒子大學畢業,我跟老公都有各自的工作,公婆身體健康也不需要我們照顧。

跟老公結婚后,我的人生一直走得很順利,沒什么大風大浪,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的事業,因為自己帶孩子,跟社會脫節,孩子上了初中我才開始工作。

沒學什么技能,做什么我都不會,雖有個大學文憑,但大學生比比皆是,而在工作中,老板更看重的是,相關工作的經歷和能力。沒能力的我,只能找一份與自己,平時生活差不多內容的工作,也就是保姆。

很多家庭主婦,找不到好的工作,迫于生計,只能進入保姆行業,我也不例外。

如今我從事保姆行業有8年的時間,最開始的工資,少得可憐,那個時候大家都不愿意做保姆,只有一部分家庭主婦,迫于生計,不得已入行。

那時保姆行業是最苦的,拿著最少的工資,做著看似細致卻又最苦、最累、最受氣的活。

現如今的保姆行業,人人都想進入分一杯羹,因為現在保姆行業的工資

是原來保姆的好幾倍,隨著雇主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以前雖然工資低,活辛苦,也受雇主的氣。

但不會像現在這樣,還要特意去學習,插花、按摩、中餐、西餐,甚至還要有一定的文憑,最好還懂一些音樂和茶藝,現在的人,慣會享受,既然花錢買服務就要買最好的。

恨不得一個月花六七千請個保姆,保姆最好三十六行,行行都會。最好是長相好,身材好,能下廚,會蹦迪,體貼,乖巧,不反對雇主提出的任何要求,甚至會一些心理學更好。

雇主煩心的時候,保姆還能開導開導雇主,現在保姆行業工資確實高,但也是真的難,又卷。

當我得知保姆漲到這么高工資的時候,還替在這行做的老人們欣喜,覺得總算苦盡甘來,誰知現在工作不好找,一些保姆不僅能力出眾,工資還要的低。

多年來從事保姆行業,我也是第一次遇見,我第一次沒有滿足雇主的要求,雇主第二天就請了一個比我小兩歲,長得比我好,身材比我好,能力還比我強的保姆,眨眼間,我就被辭退了。

這是我做住家保姆接到的第二任雇主,工資給得相當高昂,每月7000,應聘的時候,要求也是真多。

我去應聘,雇主就問我,說:“除開洗衣做飯,你還會別的嗎?”

“會插花,還會斗地主。”

“按摩會嗎?會跳舞嗎?”

當時我在想,現在到底是請保姆還是找老婆?請保姆的話會做飯洗衣,打掃衛生不就行了嘛,還要會別的?

但雇主江大爺給的工資是我平時工資的好幾倍,他問,我就說我會,就這樣我順理成章地留了下來,每天負責江大爺的一日三餐,家里衛生的打掃。

雖然房子有250平,就江大爺一個人住,加上我就兩人,家里大部分時間衛生都很干凈,打掃起來也方便。

江大爺這人很和善,沒什么難伺候的,除開飲食每天要買新鮮的食材,不能浪費,唯一的愛好也就只剩跳舞,會在晚飯后讓我陪著他去廣場上,跳一段恰恰。

最開始江大爺還笑我:“應聘的時候,我問你會不會跳舞,你說你會,真跳起來的時候,你踩我腳多少次了。”

我尷尬地低下頭:“對不起啊,江大爺,確實是你給的工資,我比較心動。我很想在您家做保姆,誰不想找份工資高的工作,但我沒想到現在保姆要求這么高,還要會跳舞,雖然我不會跳,但是我可以學的,還請江大爺給次機會,不要辭退我。”

江大爺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沒說,就耐心地教我跳舞,最開始不會,總是踩到江大爺的腳,我都不好意思,后來在江大爺細心的講解下,我的舞步越來越熟悉,陪江大爺跳的越來越好。

一起跳舞認識的人,不知道我是江大爺請的保姆,就說我們晚年真幸福,兩個人相互依偎,相互遷就著對方,等到白頭的那一天,一定是沒有遺憾的。

我趕緊解釋說,我只是江大爺家請的保姆,畢竟我是有老公有孩子的人,而且我自己的家庭也很幸福,來江大爺家,真的是看中江大爺給的工資,并沒有其他想法。

可后來,也不知怎滴,江大爺開始變了,以前我陪他跳舞,他從來不會摟我的腰,雖然我們之間跳得很愉快,卻也保持著該有的距離。

但后來每次跳舞,江大爺總會摟著我的腰,我有意要避開,江大爺就說:“跳舞,肢體接觸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沒必要刻意閃躲。”

“我以前陪你跳的時候,你可不是這樣帶我的。”

“那現在我就教你新的舞步和動作。”

江大爺的這些變化我是真不適應,但又覺得江大爺說得沒錯,跳舞,有些肢體接觸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原本我沒有多想,也沒有懷疑,每天按部就班地做著與往日同樣的工作,打掃衛生,洗衣做飯,江大爺這人倒也坦蕩,有什么都是明說,不會像有些雇主,偷偷摸摸做小動作。

這天,我做了江大爺最喜歡的菜,江大爺夸我廚藝還是一如既往的好,我面帶微笑,因為我從小的教育就‘是寢不言、食不語’,但江大爺接下來的話著實搶到了我。

“小吳,你不如跟我吧,你長相不錯,身材也不錯,是我喜歡的類型,跟著我,不會讓你工作,也不會讓你受苦。你看我一個人,時間久了,兒女不在身邊,也渴望有人陪伴。”

“當然!你如果不想離婚,不離婚就是,我不影響你的家庭,你就像現在這樣陪著我,只是我們之間的關系會上升一個層次。”

聽江大爺這話,是讓我做情婦,那可不行,這要是被人知道了,對江大爺對我都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江大爺,愛美之心,我能理解,喜歡一個人,我也懂,可你對我是依賴,就像你自己說的一個人太久,兒女不在身邊渴望有人陪伴。但我是有家庭的人,我們之間除開雇傭關系,也不會再有其他的關系,謝謝你的抬愛。”

我話剛說完,江大爺似乎很不高興,他黑著一張臉,飯也沒吃完,這頓飯吃得很不愉快,看著江大爺離開餐桌,我也沒有胃口再吃。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錯了話,江大爺任何要求我都能答應,唯獨這個要求我確實‘心有余而力不足!’

晚飯過后,我們也沒去跳舞,我把廚房收拾妥當出來,江大爺看著我說:“你明天放假,可以睡個懶覺,一天的時間隨你自己安排。”

第二天,我也就真的睡到日上三竿,中午十一點多才起,剛洗完臉,就看見餐桌上一桌子菜,都是江大爺喜歡的,我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以為是江大爺自己做的。

然而沒過一分鐘,一個圍著圍裙的女人從廚房拿著碗筷出來,我看著她,她看著我,她看上去似乎比我小。

江大爺從廁所出來,看著我蓬頭垢面,說:“你可以走了,我現在正式辭退你,這是你這個月的工資,她是我新請的保姆,你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

“我新請的保姆,工資比你低,能力比你強,還比你年輕。你們這行,工作做得好的比比皆是,也不只你一人。”

于是我被辭退了,原因只是我沒同意雇主的要求。最重要的是保姆行業什么時候也這么卷了?僅僅只是一個要求沒同意,說換就換,還換了個樣樣都比我強,工資還比我低,我真是太難了也。

結語:

保姆這行工資高,要求高,但不是雇主所有的要求保姆都必須滿足。對于雇主的要求,也要在保姆工作的范圍內才行,如果超出工作范圍,就更不能強制性。

今日話題:保姆如何避免雇主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且還能繼續保住原有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