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每個年齡段都有不同的煩惱,小孩會為學習的事情煩惱,年輕人則是為工作發愁,而老年人最愁的就是養老問題。有些人就會說養老并沒有什么可愁的,等老了就去兒女家,讓兒女給自己養老就行了,反正自己辛辛苦苦把兒女拉扯大,兒女自然也有義務給養老。

確實贍養父母是每個兒女都應該做的事情,但是我們也要知道“久病床前無孝子”,一旦父母久病在床,就算再孝順的兒女,心里也不可能會沒有別的想法,這種時候養老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74歲的胡大媽因為身體原因選擇請男保姆養老,前期胡大媽的生活過得很舒心,她對男保姆也特別滿意,可是后期卻特別憤生氣。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自述人:胡大媽

我姓胡,今年74歲。在70歲以前我的身體都特別好,能吃能喝,能跑能跳,生活過得有滋有味。可是就在七十歲那年,我居然中風了,也是因為這次中風,我的身體狀況變得很不好。

剛中風的時候我還癱瘓了,那段時間一直都需要家人照顧。自從我退休以后,我一直都是在兒子家度過的。我在他們家也不是白吃白住,家務活平時我都會幫著做,孫子孫女也是我照顧的,平時我的退休金也經常都花在兒子一家上,可以說我在兒子家既出錢又出力。

以前兒子兒媳確實對我很好,鄰居朋友們都夸我命好,說我有如此孝順的兒子兒媳。每次聽到別人這么說我都特別開心,笑得臉都要僵了,我也經常會去跟朋友們炫耀兒子兒媳對我的好。

可誰知在我癱瘓以后,他們夫妻倆對我就不像從前那么熱絡了!還總是指桑罵槐的,說我拖累了他們倆。甚至讓我交出了我的退休金卡,當時我也沒有反抗,就直接把退休金卡給交了出去。

我退休前在一所中學做校長,所以我的退休金是真的不少,每個月12000多塊錢。我以為把退休金交給他們以后,他們肯定會好好照顧我,畢竟這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可是我再一次失望了,他們拿了我的退休金并沒有好好照顧我,一日三餐都是等他們吃完了才給我吃,平時我方便了他們也不及時給我換洗,一個星期才幫我洗一次澡。

最讓我難以忍受的他們也不帶我做復健,當初醫生跟我說我雖然癱瘓了,但是我的情況還沒有那么嚴重。只要我積極做復健,以后還是會有好轉的可能,可兒子兒媳根本不在乎。

再后來他們又惦記上了我的存款,想讓我把存款都給交出來。這一次我沒有妥協,我決定搬離兒子家,以后就在自己家生活。趁著兒子兒媳上班,我就讓我的兩個好朋友來接我,把我送回了自己家,期間我還讓他們陪我去重新辦了退休金卡,也請了一個住家保姆照顧我。

兒子兒媳知道以后就來我家鬧了一通,但無論他們做什么,我都不可能再回頭了。想想我真的太失敗了,這輩子我教了那么多人,我自認為我是一個合格的人民教師,可我卻教出了一個白眼狼兒子。

我以為回了自己家之后有保姆照顧我,我的生活肯定會過得很好,但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請的那個保姆叫小謝,小謝做保姆的時間不長,工作經驗也比較少,很多事情都處理得不太好。

但小謝對我的態度倒是很尊重,平時也是勤勤懇懇的,所以我也沒有跟她計較這些。但后來我還是把小謝給換了,主要就是因為我這個人比較胖,足足有150斤,小謝長得比較瘦小,力氣也不大,像我這種情況她根本照顧不好。

所以我就只能把小謝給換了,后來我也重新找了幾個女保姆,但是都沒有一個能達到我的要求。我想來想去還是覺得請個男保姆比較好,畢竟男保姆在體力上和女保姆有著本質的區別,肯定能夠照顧好我。

市場上的男保姆并不多,我找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找到一個讓我滿意的。他叫許文,今年46歲,我叫他小許。小許家里很貧窮,老婆跑了,一個人帶著三個兒子生活。最大的兒子20歲了,最小的才13歲,以后三個孩子結婚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所以小許的負擔也挺重的,不然也不會選擇做男保姆。

小許雖然是個男人,可是卻要比女人還要細心,他的工作完成得特別細致,他也特別擅長觀察人,也很懂得我的心思,把我照顧得非常好。

自從小許做了我家的住家保姆之后,我身上每天都是清清爽爽的,房間也打掃得特別干凈,最重要的是小許每天都積極陪我做復健,在小許的幫助下,我的身體慢慢好轉了起來。

雖說我現在依舊行動不便,但是我也不用像以前那樣整天都躺在床上了。我可以走動了,但并不能像正常人那樣走路,必須得依靠拐杖慢慢挪動,并且也不能走太久的時間。

不過我已經很滿意了,現在我都能夠自己上廁所了,吃飯也能自己吃了,在經歷了癱瘓以后,我真的覺得自己能解決這些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在我身體好轉之后,我就給小許漲了工資,平時更是拿他當親人對待。小許這個保姆讓我的生活過得很舒心,我真的很感謝他。但是后面發生的事情卻讓我特別生氣。

小許每天都會帶我到小區樓下散步,一般都是用輪椅帶我下去,然后再扶我慢慢走一段時間。以前我下去散步的時候,很多老鄰居都會樂呵呵地跟我打招呼,可是有一段時間我發現大家跟我打招呼的時候都特別敷衍,而且還在我背后指指點點的,我一看過去他們就當作什么事也沒發生。

一次兩次我還可以當作是誤會,但次數多了我也有了懷疑,所以我就讓小許去調查了一下。但是不知怎么的也沒人愿意告訴小許。

后來還是我的好朋友來看我在路上聽到了小區鄰居聊天得知了真相。原來小區里到處都在傳我跟小許有著不正當的關系,說他明明是我的男保姆,實際上卻是我的相好的,就是因為我給了他很多錢,所以她才愿意裝做男保姆在家里照顧我。

我聽后真的氣壞了,我跟小許就是普通的雇傭關系,要說有什么不同的,就是我把小許當成了親人對待,但我從來沒有過別的想法。小許也只是把我當成雇主,對我的好也是因為我給他發了工資,我是真的無法忍受別人這么說我們。

后來我又讓我的朋友去打聽了,結果卻發現這是我兒子傳出來的。知道真相的這一刻,我真的恨不得從來沒有過這個兒子,不愿意照顧我這個癱瘓的母親就算了,還這么污蔑我和小許,我真的被氣得差點再次中風了。

事后我打電話把我兒子罵了一通,還跟他說如果他在搞這些東西,那以后我的財產就全捐出去一分都不留給他。

兒子被我罵了一通之后也就消停了,但是之前的輿論影響還是沒能得到解決,我也跟別人解釋了好多回,但是他們看我和小許的眼神還是怪怪的。

真的太氣人了,這都什么年代了?難道女人就不能請男保姆了嗎?我請男保姆也只是因為身體原因,可是卻要被別人這么誤解。但是我也知道我管不住別人的嘴,反正我行得正坐得端,別人愛說就說吧,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這么滿意的保姆,我是不可能會換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