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我們一再地看到老人養老的問題,可見老人養老的問題不僅是他們自身所擔心的事情,也是兒女所擔心的事情。

時代進步得很快,稍有懈怠就會被社會淘汰,兒女想留在家照顧父母,已經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他們每天都要忙碌著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家庭,車貸、房貸以及孩子的學費。

兒女長大后,做了父母,記得孩子的生日,卻記不得生養自己父母的生日,或許是真的很忙,讓他們沒有時間,才導致老人晚年的養老成了所有人都擔心的問題。

好在現在養老的方式眾多,就算兒女沒有時間,但有錢就行,有錢可以把老人送去養老院,或者請保姆,老人也可以選擇找老伴兒搭伙,也可以找朋友抱團,只要老人開心什么樣的養老方式都可以。

可我們看到的都是表面,就好比老人請保姆,以前大家都認為保姆行業很不好做,尤其是遇見那些別有用心的雇主,但是這一位保姆卻讓老人大跌眼鏡。

老人請了一位55歲的保姆,每個月給7000工資,保姆不僅給老人提要求,還想做家里的女主人,我們一起來看一下老人的經歷。

75歲徐大爺的自述:

我今年75歲,家住湖北恩施,從小我就在大山里長大,那個時候比較調皮,上學也不認真讀書,早早地就輟學出來打工,在外闖蕩拼搏。

父母越是反對,我就越想證明,雖然讀書真的可以學習到很多的東西,但在父母的攀比之下,我漸漸地對讀書失去了興趣,每當我考試的時候,看到成績的那一瞬間,父母總會拿鄰居家成績好的小孩跟我比。

這么多年,從小到大,我連一句父母對我的夸獎都沒有聽到過,所以出身社會后我也很想證明自己,即便是沒有很高的學歷,我還是能掙到大錢。

后來在外面吃了不少的苦,起初我還跟爸媽抱怨兩句,可等來的結果就是我自己不好好讀書,要出去瞎混,現在的苦自己受著。

我當然知道要自己承擔這個結果,但是我只是想讓父母安慰一下我,可是他們并沒有。

后來我就一直在外面,過年都不敢回家,因為沒有掙到錢,過年回家不只有爸媽會說,七大姑八大姨也會說個不停。

從出生社會就是好幾年不回家,好在我比較幸運,遇見了我老婆,他給了我很大的幫助,當時遇見我老婆是在一個旅游景點。

我很累,想出去放松一下,爬山坡的時候遇見她的鞋子壞了,我就把她背了上去,其實還挺狗血,但是緣分就是這么奇妙。

后來我們相戀了,她就讓我跟著她爸爸在工地上學習圖紙設計,因為她爸是個包工頭,自己要學會看圖紙,還有數學計算。

跟著她爸學習了幾年后,小有成就,這才敢回家,可是回家面對的是不會父母的欣喜,而是責罵。

后來我跟老婆結婚了,一起度過了一輩子,但很可惜的是,晚年的時候她還是在我前面離開。

我們婚后生了兩個女兒,現在女兒都大了,都有自己的家庭,也有了自己的事業,我也有自己的存款和養老保險,雖然女兒晚年回來看我的次數不多,但每個月都會給我三千的生活費。

他們也有自己的家庭,要處理好家庭的關系,又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既要掙錢也要顧家,對我這個做父親的探望少一些也是可以理解。

前些年我滿70歲的時候,兩個女兒都回來了,我以為他們不記得我的生日,原來只是平時沒空回來,現在也是提前安排好時間回來陪我過生。

主要的不是過生日,主要的還是回來解決我養老的問題,女兒說這么多年我也沒有找一個,現在年齡大了是該考慮自己的養老問題,小女兒問我:“爸,你是想去姐姐家養老,還是我家養老?”

“現在養老的方式很多,我不想去你們家,怕給你們添麻煩,我也怕自己住不習慣,所以我想請個保姆,你們每個月都給我三千,我自己又有存款,還有養老保險,請個保姆住在家比較舒服。”

女兒們聽完我的話,都沒有反對,說這樣也好,可以隨心所欲,跟他們住在一起確實怕我不習慣。

后來女兒就請了一位55歲的保姆,方琴,女兒們說每個月給她7000的工資,錢不是問題,只要把我照顧好,照顧好我才是第一大事。

盡量照顧好我的飲食起居,這樣避免了生病率的達高,讓他們能安心地工作。

隨后保姆每個月的工資我自己只出三千,女兒們給我出四千,方琴最開始在我家做保姆,是兢兢業業,每天按時按點做飯,按時按點做衛生。

還主動陪我去散步,說多出去走走對身體好,我還是很滿意這個保姆,因為她真的很敬業,哪個老板不喜歡敬業的員工。

方琴每天做飯前都會問我想吃什么,我是個吃過苦的人,現在的生活我已經很滿意了,對飲食要求也不高,只要不浪費,做什么我都吃。

而且每天都問,我多少有點煩躁,就讓方琴自己看著辦,只要不是特別辣就行,太辣了我是接受不了。

后來方琴也就不問我了,每次都是自己看著買,反正她做什么我吃什么。

方琴在我家做了一年的住家保姆,方琴告訴我她是離婚的,一個兒子跟著她前夫,她自己現在也沒什么壓力,我不知道她跟我講這些是什么意思,我也就當著傾聽者,這么淺淺的聽著。

有一天吃飯,方琴就問我:“徐大哥,你對自己養老有什么規劃?”

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就笑了一下:“目前沒有,反正現在請了你在我家做住家保姆,以后的生活還沒怎么考慮。”

“那徐大哥在請保姆之前,沒想過找個老伴兒?”

“想過,但是不好找,接觸了一個,家庭的矛盾太多了。”

“那現在呢?我覺得現在也可以找一個,畢竟保姆會有辭職的一天,但是老伴兒不會。”

“現在?現在我也找不到,也沒有想法,!”

方琴沒說話,但是聽到她問的這些問題,我大概知道了她的意思。

方琴這個人前面表現出來的都是我想要的那一面,可時間一長她就開始暴露本性。

方琴每天除了做飯,做衛生還幫我洗腳,捏肩,我都說不用,她說這是她的工作范圍。

等到我漸漸習慣了之后,我才知道方琴打的什么主意。

方琴邊洗腳邊跟我說:“徐大哥,你看我這么兢兢業業,你能再給我漲點工資嗎?”

“7000工資還不高?有幾個保姆能拿到這么高的工資?人啊不能太貪得無厭!”

“可是我付出了這么多,怎么也不止一個月七千,徐大哥要是不想漲工資的話,也可以考慮一下給我一個家,長期雇傭,保證成為一家人后,我還是會這么敬業,反正許大哥不是還想找個老伴兒嘛。”

這大餅畫得還能再不要臉一點嗎?我啥時候說過我要找個老伴兒,于是我看著方琴:“我覺得我現在還不是特別需要人照顧,你還是離開吧,你的要求我無法滿足,你看看別的雇主愿不愿意上你的勾。”

以前只聽說過雇主主動想娶保姆的,頭一次見到保姆主動想做雇主家的女主人,這么明顯的目的,要么是雇主傻,要么是保姆傻,最后我果斷的辭退了方琴。

結語:

諸多事情,都是預謀已久,雖說是這樣,但也是愿者上鉤,現在老人養老的方式眾多,發生的事情也是無奇不有,那對老人請保姆這種養老方式你怎么看呢?歡迎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