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以前的人都講究多子多福,每個家庭都會生不少的孩子。孩子多養老自然也就不成問題,在幾個孩子家輪流養老,自己能夠得到比較好的照顧,也不會給孩子們增加太多的負擔。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生活壓力大,很多人都只愿意生一個孩子,如今的獨生子女越來越多了,而養老自然也就成為了一大難題。兩個年輕人就要贍養四個老人,壓力實在大。

老人也不愿意太為難子女,如果有能力的話,都會選擇自己解決養老問題。不敢兒女一起住的老人的第一選擇就是請保姆,請了保姆很多事情都有人幫忙了,自己省時又省力,能有更多的時間享受晚年的時光。

79歲的張大爺聘請了一個43歲的住家保姆,結果沒過多久張大爺就哭訴道:“就算是免費服務我也不要,真的太窩火了。”張大爺究竟遇到了一個什么樣的保姆?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自述人:張大爺

我姓張,今年七十九歲,也退休有十多年了。我以前一所中學的校長,現在退休金也高,一個月有12000多。因為有著這份高退休金,我的生活就不用兒女為我操心了。

可能很多老年人都喜歡跟著兒女一起住,因為可以享受天倫之樂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不過我并不喜歡跟著我的兒女一起生活,我感覺父母跟子女之間還是應該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樣才能夠減少矛盾的發生,感情也會越來越好。

之前我跟老伴去過兒子家生活過一段時間,去的時候開開心心的,可是過一段時間以后我卻總覺得不自在,根本沒有在自己家生活的時候開心。

所以無論兒子兒媳怎么挽留,我們倆還是決定回自己家生活。這些年我們老兩口相互照顧相互陪伴,也把晚年生活安排得很不錯。

但隨著年紀越來越大以后,我們倆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小毛病,于是我們就有了請保姆養老的想法。反正我的退休金那么高,每個月都能存下不少,這些錢存著也是存著,還不如讓自己過得舒坦一些。

本來兒女說要幫我們物色保姆,但我跟老伴對這件事都挺重視的,畢竟以后我們要跟保姆生活在一起,必須得找一個合心意的,這樣日子過著才舒心。

我們倆找了差不多一個星期,終于選中了一個保姆。保姆名叫小慧,今年四十三歲。小慧看起來很利落,穿的衣服雖然比較久,但清洗得干干凈凈的,看著就很清爽。

我們在試用三天以后,就決定和小慧簽合同,讓她以后留在我們家里工作。我們給小慧開出的工資是一個月5000塊錢,雖然要不少錢,但我覺得還是比較值得的,畢竟以后就不需要操太多的心了。

小慧是個特別能說會道的人,每天都特別多話。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這樣的保姆太吵鬧,但我們倆卻覺得剛剛好。年紀越來越大以后,就開始喜歡熱鬧,總覺得家里吵鬧一些才更有人氣。

我老伴就特別喜歡找小慧聊天,出門也喜歡帶著小慧。不過小慧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在做事的時候比較不拘小節,總是有一些細節沒有處理好。然而在我們說了幾次之后,小慧也改正過來了。

小慧在我們家做了有大概半年的時間以后,她就說她的老公也要來城里上班,都已經找好工作了。我們老兩口聽到小慧怎么說也很為她高興,結果這時小慧提出想讓她老公過來住兩天,因為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房子,去外面酒店住又太貴了,就只能麻煩我們倆。

其實我跟老伴并不喜歡有不認識的陌生人在家里住,但是想著這半年來小慧也算勤勤懇懇,也沒出過什么大錯誤,讓她老公來這邊住只是一件小事,我們也不能太過不通情達理,所以最后我倆也答應了。

結果住了將近一個月,小慧仍然不提要搬走的事情。她老公也一點都沒有寄人籬下的感覺,在我們家里伙食費也是我們出的,他每天該吃吃該喝喝,哪個貴吃哪個,還經常動我們的東西。有時候脾氣不好,還會對我們大呼小叫。

我跟老伴都實在忍不下去了,就要求小慧的老公搬出去。結果小慧聽了又跟我們賣可憐,說現在的房子都太貴了,找了那么久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希望我們能夠再讓她老公住幾天。

雖然小慧說得情真意切,但是這些話我是一點都不信的。他們倆就從來沒有出去找過房子,八成就是想賴在我們家,這我肯定是不愿意的,所以無論小慧怎么說,我們倆都不讓她老公繼續留在家里。

斗米恩升米仇,小慧卻因此埋怨上了我們,雖然沒有表現得太明顯,但我們還是發現了她對我們的態度不太一樣了。

首先在工作上態度就比較敷衍,干得活也不能讓我們滿意,我們偶爾會說她,她嘴里也答應會改,可實際上她根本不會把我們的話放在心里。

我們還發現了她偷拿我們的錢,我在客廳電視下面的小柜子里放了一些錢,用個鐵盒子裝著,里面的錢是拿來家用的,買菜和生活用品都是從那里拿的。差不多花完之后我又會放點進去,我后面就發現小慧經常偷偷拿里面的錢,每次拿的也不多,就一百兩百。

我們老兩口也比較大馬哈,前面兩個月都沒有發現,后來還是因為用的錢比以往多出了好幾百塊,我這才發現。

不過我們倆并沒有因此辭退小慧,還是決定再給她一次機會。然而小慧并沒有珍惜我們給的機會,后來她雖然沒有再偷錢,但依舊手腳不干凈。

總會偷偷藏點東西,一些吃的或生活用品之類的。我們倆雖然有點不舒服,但也沒有多說些什么。可后來小慧居然偷拿了我老伴的一個玉鐲子,我老伴那個鐲子是我們的兒子給買的,當時買的時候花了三萬多塊錢。

我是真的想不到小慧居然膽子那么大,還敢偷那么貴重的東西。我們問小慧的時候她還不承認,甚至還說我們污蔑她,還要告我們。

她是以為我倆沒有證據才那么說的,其實我們倆是看了攝像頭的錄像才確認的。因為我們年紀大了,兒子不太放心,就在我們的房間和客廳都裝了攝像頭,不過我們并沒有跟小慧講,她一直以來都不知情,看見那天我們不在家就動了壞心思。

小慧看到我們拿出證據就怕了,她說那個玉鐲子已經賣掉了,就賣了一萬多塊錢,而且錢都花光了,她也沒錢賠給我們。我們是不可能聽小慧賣可憐的,這個錢也不可能因為她沒錢就不用還。

結果小慧說她以后就免費服務,直到錢還清為止。這根本就不是免費,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而且她愿意免費服務我們,我們也不會再留下她這個保姆了,這段日子以來,我們真的過得太窩火了。

這種保姆不要也罷,所以我們要小慧把錢還給我們,后來也不懂她是從哪里弄來的錢?把錢還清以后,我就讓她離開我們家了。

我們現在又重新換了一個保姆,目前這個保姆表現還不錯,就是不知道后面會不會一直這樣,這年頭想要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保姆真的挺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