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半路夫妻難以交心,就算相處得再好,他們內心里也還是有著各自的小心思,不可能愿意為對方付出全部,所有的愛都是有所保留的。所以說伴侶夫妻更像是搭伙生活,他們之間的感情是很脆弱的,很可能就會因為一件很小的事情分道揚鑣。

56歲的朱阿姨如今的老伴是再婚的,兩人雖然已經結婚15年了,但是這15年來一直都是AA制生活。結果臨老了朱阿姨的老伴卻要把自己的父親接過來養老,還要求朱阿姨親自照顧他的父親。為此朱阿姨特別生氣,跟自己的老伴大吵了一架。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自述人:朱阿姨

我今年56歲,我丈夫去世那年我才38歲,那時候我身上的負擔很重。因為我得養兩個孩子,大兒子當時15歲,小女兒才十歲,以前我是沒有工作的,自從結婚以后就在家相夫教子。

雖然丈夫還給我留下了一筆錢,但是這筆錢也不可能花一輩子,所以我只好重新再找工作,兩個孩子由我爸媽幫忙照應,你勉強顧得過來。

過了兩年后,我的父母就勸我找個人再婚。她們覺得我一個人太辛苦了,有個伴侶陪在身邊,也能夠為我分擔一些,我就能夠輕松一點了。

本來我內心是很堅定不再婚的,可身邊的人一勸再勸,我的心也慢慢動搖了。后來家里人就給我介紹了個對象,叫老許,他就是我現在的老伴。

老許跟我處對象的時候確實表現的很好,對我很尊重,每次我們出門他都以我的意見為重,都是我說了算。他對我父母也挺孝順的,經常來家里幫忙修理東西,他上我父母家比我回家還勤。

我們一家人都對他贊不絕口,我也覺得老許是一個不錯的男人,我們倆處了差不多一年就結婚了。我以為以后家里有個男人,我就能夠緩口氣,不用再像前兩年那么辛苦了,可后來我才知道,我跟老許的婚姻就只是搭伙生活。

結婚后沒兩個月,老許就提出了一個讓我無法理解的要求,即以后要AA制生活。他說他們工資雖然比較高,但是我還帶著兩個孩子,如果我一分錢不出的話,那他的經濟壓力實在太大了。希望我能夠理解他,以后出一半的生活費。

那一刻我才明白他從前對我的好都是假的,我們還沒有結婚的時候,他對我兩個孩子好得像是親生的,要不然我爸媽也不會那么放心。可結婚后真面目就露出來了,跟我在一起無非就是想找個免費保姆,讓我照顧他一家子的生活。

但婚都結了,我也不想離。所以我跟老許說我可以答應AA制的要求,但是以后家務活他必須承擔一半,不能全都讓我做。老許是不想答應我的,因為在他心里,家務活就是應該由女人做,他們老家那邊男人從來不做家務的。

我才不會慣著他,如果不愿意那就只能離婚,反正我是不可能既出錢又承包所有的家務。見我的態度堅決,老許只能答應我的要求。從此,我們的AA制生活就開始了。

我這段婚姻可以說是很糟糕的,跟老許結婚的這15年來我也過得不幸福。老許很偏心自己的孩子,對我的兩個孩子很冷淡,這我也能夠理解,畢竟人肯定都是向著自己親生的,我的孩子跟他又沒有血緣關系,他不疼也是正常的。

我也是比較偏心自己的孩子的,但我自認為也做到了一個繼母該做的,然而老許還是不滿足,經常說我區別對待孩子。明明他做的比我還過分,我真的不知道他怎么有臉皮來說我。

我跟婆家人關系都不太好,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把我當成許家的媳婦看待,特別是我的公婆,對我沒有一點的尊重,每次來家里都要訓斥我,然后再指手畫腳一通。

所以我平時都不愛和他們來往,過年過節也不喜歡回去。同樣的老許也不愛來我娘家,每次我跟孩子回去的時候他都要嘮叨,嫌棄我買的東西太多了,很介意我給我父母花錢。

其實這些錢都是我自己掙的,跟老許一分錢關系都沒有,可老許就總覺得我的就是他的,花了我的錢就是占了他的便宜。前幾年我侄子結婚,我隨了5000塊錢的禮金,我哥就這么一個兒子,我也就這么一個侄子,我隨5000塊錢并不算多,結果老許因為這件事在侄子婚禮上一直給我臉色看,回家后還跟我吵了一架,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愿意理我。

去年我爸去世了,我母親也因為打擊過大生病住院了,老許一點表示都沒有,別說去幫忙照顧了,他甚至連探望都沒去,說是年紀大了去醫院不吉利。我去照顧他還不高興,說我已經是嫁出去的女兒了,沒理由還要管娘家那么多,說了可多讓我上火的話。

現在我的兒女都已經各自成家,我也覺得我跟老許的婚姻也沒有必要繼續了,可是怎么說也在一起生活了15年,也到了這個年紀,我就想著就當是做個伴,一起過下去算了。

可前不久老許跟我說:“我爸這兩年身體越發不好了,他一個人住我也不放心,以后就讓他來家里養老。”我雖然不情愿,但我也沒有拒絕的立場,畢竟那是老許的親生父親,他想要孝順父親是理所應當的。

可沒想到在我點頭之后,老許又說道:“以后我爸過來了,你這個做兒媳的可得好好表現,照顧好他的吃喝拉撒睡。”

我一聽火氣就上來了,這不是想讓我做保姆伺候人嗎?如果我嫁過來之后,老許一直待很好,他的家里人也愿意把我當一家人對待,那現在讓我照顧他爸也是應該的。

可現實卻不是這樣,這么多年的AA制生活,老許從來沒有把我當成妻子對待,他們家里人也從未真正接納過我,特別是我的公公,對我從來沒有一個好臉色,還經常說我的兩個孩子是拖油瓶。

我又怎么可能會愿意照顧他呢?所以我就怒懟老許:“誰的爸誰養,我可沒有這個義務。想讓我當牛做馬伺候你爸,簡直就是癡心妄想,白日做夢,反正我是絕對不可能答應的。”

結果接下來老許的話差點讓我氣笑了,他說如果我不同意的話,那他就要跟我離婚。老許以為這么威脅我我就會松口,但這句話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因為老許這句話,我下定決心要跟他離婚。

老許在氣頭上也比較沖動,當下就去跟我把離婚證給領了。領完離婚證以后他就后悔了,后面一直祈求我能跟他復婚,可我好不容易擺脫了這種生活,我又怎么可能會回頭呢?

現在我已經離開了老許家搬去了兒子家,每天我就幫他們做做家務,帶帶孩子,兒子夫妻倆都對我很孝順,我每天的生活都不得很幸福。現在的生活真的挺好的,余生我就在兒子家養老,再也不找老伴,不做人家的免費保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