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熬過來了

8 月 30, 2022

文 | 凡不凡

編輯 | 孫大圣

1991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倪萍經歷了春晚有史以來最驚心動魄的一刻。

按照流程,臨近新年鐘聲響起的時候,倪萍要出來朗誦他國發來的賀電,以示對兩國之間友誼的祝福及肯定。

上臺前,工作人員交給了倪萍一個信封,并交代里面有四份電報。

倪萍也沒有想那么多,拿著信封就走到臺上,然后當著全國觀眾的面前打開。

然而打開信封的那一刻,倪萍立馬傻眼了。

因為里面根本沒有工作人員所說的賀詞,而是四張潔白無暇的白紙。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這個時候,再去考慮這件事究竟是有人搗鬼,還是工作人員犯得低級錯誤,已經沒有意義了。

而且即便得到真相,倪萍也不可能對著觀眾說:“不好意思,剛才稿子拿錯了,我去換一下”。

哪怕她不在乎自己的職業生涯,那也得考慮全國人民積極向上的斗志和來之不易的凝聚力。

所以最終,倪萍選擇撒了一個“彌天大謊”,掩蓋住了這次危機。

臺前的倪萍面帶微笑,從容不迫朗讀著“紅其拉甫哨卡戰士”發來的春晚賀電。

幕后的領導們臉色發白,因為他們知道,那一年根本沒有“紅其拉甫哨卡戰士”的春晚祝福。

好在電視機前的觀眾們不知情,最終驚險躲過了這一劫。

28年后,倪萍才將這件事情公之于眾。

盡管這對于央視來說,不是一件特別光榮的事情。但至少讓倪萍保住自己的飯碗,也讓我們在電視里見到了她更多的可能性。

畢竟,倪萍可是有著很深厚的群眾基礎,也是陪伴7080后那代人一起成長的“大姐姐”。

哪怕,她現在已成了“倪萍奶奶”。

01

1959年,倪萍出生于山東省威海市榮成市。

剛出生那會兒,她還不叫倪萍,而是冠父姓,叫劉萍。

但由于后來父母離異,劉萍跟了母親,并由母親一手拉扯著長大。

長此以往,母女情也慢慢以壓倒性的勝利贏過了父女情。

于是在1979年,劉萍得知自己考上了山東藝術學院,即將離家求學的時候,她便一個人跑到派出所,將自己的姓改成跟媽媽一樣,這才有了”倪萍“的名字。

倪萍是半路出身的主持人,她在山藝學的是戲劇表演專業。

大學期間,她一邊上學一邊拍戲,并憑借著姣好的身形和出色的演技,很快就當上了女主角。

1982年,22歲的倪萍從山藝畢業,然后被學校分配到山東話劇院工作。

一年后,倪萍就被評為了“國家二級演員”,完成了很多演員一輩子都達不到的目標。

然而就在演藝道路如日中天的時候,另外一個選擇,突然擺在了倪萍面前。

1987年,倪萍受邀去青島主持地方臺春晚,恰巧遇到了央視導演劉瑞琴指導那次拍攝。

起初,劉瑞琴并不看好倪萍。

哪怕劉瑞琴知道倪萍是從山東話劇院出來的,口條和形象都不錯。但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主持人,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簡單。

像感染力、控場能力、臨場反應能力,都是成為一名主持人的基本要素。而一般人如果沒有經過系統學習,很難掌握其中的技巧與火候。

但等到倪萍一上場,劉瑞琴才知道自己錯大發了。

因為臺上的倪萍不僅專業度上不比職業主持人遜色多少,她那極具個人特色的親和力,才是真正的讓人如沐春風。

也是從那時起,劉瑞琴便“惦記”上了倪萍。

1988年,劉瑞琴在央視負責一檔名叫《人與人》的特別節目。

該節目打破常規思路,采取一種全新的藝術拍攝手法,并且不拘泥于單一的戲劇表演、電影蒙太奇、節目主持等形式展現,而是將其融合起來奉獻給觀眾。

也是因此,劉瑞琴想到了話劇演員出身且主持過地方臺春晚的倪萍。

于是很快,倪萍就被央視借調了過去,她一邊當主持人一邊拍著戲。

在這期間,她還參演了電視劇《雪城》的拍攝,獲得了6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女配角獎。

兩年后,倪萍被正式調入中央電視臺,擔任《綜藝大觀》節目的主持人。

02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么倪萍好好的演員不當,非要半路轉行做主持人呢?

其實道理很淺顯。

就好比如今的某些演員,冒著天下之大不諱都要考個編制出來,更何況那是30年前呢!

所以對倪萍來說,轉行做主持人并不是一種“二選一”,而是根本不需要考慮就能給出的答案。

事實也證明,倪萍完全沒有選錯。

1991年,倪萍被調入央視的第二年,她就搭檔趙忠祥、張宏民、李瑞英主持了那年春晚。

也在那次春晚上,倪萍經歷了開頭那一幕,拿著四張白紙讀完了春晚賀詞。

而且當我們倒回去看,也多虧她是“野路子”出身,才敢那么大膽地“胡編亂造”。

要是換另外一個主持人遭遇那種情況,指不定央視又得多一個“黑色幾分鐘”呢!

主持界有句老話,叫“救場如救火”,尤其是救了央視的場子。

所以當倪萍從春晚舞臺上走下來時,她在領導們心里的地位就直線拔高。

再加上她臺風穩健,觀眾認可度又高。

于是在接下來13年里,倪萍一連做了13年的春晚主持人,也成了當之無愧的“央視一姐”。

一時之間,倪萍風光無兩。

盡管有時候,人們也能在這些盛贊與美譽之下,聽到里面夾雜著一些對她不太友好的流言。

但總體而言,瑕不掩瑜。

03

坊間流傳,倪萍早年在山東工作的時候,曾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二人育有一女。

后來因為工作原因,她與第一任丈夫離婚,女兒跟了丈夫,而倪萍不久后也調入北京,此后再無瓜葛。

可以查到的資料顯示,郭達是倪萍的初戀男友,兩人因男方父母阻撓分開。

沒錯,就是那個跟蔡明合作的“禿頂大叔”。

更沒錯,分手的原因是因為郭達父母反對,而不是倪萍父母。

好在倪萍很快從這段戀情中走了出來,但不幸的是,她又掉進了另外一個大坑里。

1989年,倪萍拍攝節目時,遇到了大她七歲的陳凱歌。

一位是嫻靜淡雅的主持人,一位是才氣十足的大導演,不發生點什么故事,都對不起他們正當熱血的年齡。

但這時,陳凱歌才剛跟洪晃在美國扯了證,肯定不可能和倪萍正大光明地在一起。

一直到1991年,洪晃和陳凱歌離了婚,倪萍才終于搬到了陳凱歌的住所,過起了沒羞沒臊的同居生活。

很多年后,倪萍用“失去自我”來評價那段經歷,她說:“我清醒地犯著錯誤。那是一段生命退化、靈魂投降的日子。”

而這么一投降,就是整整8年。

8年的時間里,倪萍可以說將后半生全部押寶到了陳凱歌身上。

只可惜,最后她等來的不是對方的一紙婚約,而是另一位紅顏上位的逼宮。

04

1992年,陳凱歌拍攝電影《霸王別姬》時,遇上了來探朋友班的陳紅。

對于那次相遇,陳凱歌是這樣形容的:“她(陳紅)跟著別的朋友一起來探班,暮色蒼茫中,有幾個朋友走進來,然后握了握手,挺高興,我也知道她是陳紅。”

而陳紅的描繪就沒有那么矜持了,陳紅說道:“他(陳凱歌)站在臺階上,我站在臺階底下,他本來就高,哇,我基本上都是這樣,就是頭都快要耷拉到后背了,就高高地仰視著他,好帥啊我覺得,好高也好帥,很有那種男人的力量的感覺。”

總而言之,那次邂逅讓兩個人在彼此心里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4年,陳凱歌拍攝電影《風月》,陳紅以演員的身份來試鏡。

因為前一天沒休息好,陳紅便在化妝間小憩了一會。

醒來時,陳凱歌正站在陳紅的身后,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的臉。

為此,陳導還專門想到了一套說辭:“人閉上眼睛這張臉和睜開眼這張臉是不一樣的”。

只是誰不知道,陳凱歌當年到底是在觀察陳紅的臉,還是饞上了對方的身子。

同年,陳凱歌的父親陳懷皚導演去世,陳凱歌由于拍攝繁忙,無暇顧及父親喪事的籌辦。

最后還是倪萍出面,幫他把一切辦得妥妥貼貼。

當然,那時候倪萍還不知道陳凱歌和陳紅之間的旖旎,甚至她有可能滿心歡喜地盤算著,自己也算是替陳凱歌盡了孝,怎么著也得是半個陳家媳婦了吧!

但半個陳家媳婦,始終抵不了一個陳家香火。

1996年,陳紅懷上了陳凱歌的孩子。

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倪萍幾乎快氣瘋了。

曾幾何時,陳凱歌還信誓旦旦地對她說:“嫁給我吧!”

然而到這時,陳凱歌的對她說辭卻變成“我知道對不起你,但是陳紅懷孕了”。

歇斯底里一番過后,倪萍也只得被迫離開。

當然,她不離開也沒辦法,因為轉眼間,陳凱歌就在溫哥華向陳紅求了婚。

據陳紅講述,那天還發生了一點小插曲,起因是陳凱歌提出結婚時,陳紅答應道:“可以結婚試試看,不行可以離婚啊!”

可陳導卻堅決地說道:“結了婚,就不允許離婚,這是我跟你結婚唯一的條件。”

好一個男默女淚的愛情故事啊!

但如果這個“美好的結局”背后,沒有另外一個女人偷偷哭泣,那就更完美了。

05

不管過去多么糟糕,倪萍終究還是放下了痛苦,然后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而這一切,不是為了證明她有多灑脫,只是生活仍在繼續。

1996年,為了幫助倪萍盡快走出失戀的陰影,有人給她介紹攝影師王文瀾。

雖然比不上陳凱歌的才華背景,但王文瀾也稱得上青年才俊。

他家世清白,又時任中國日報社攝影部主任,任倪萍自己也挑不出毛病來。

王文瀾對倪萍更是十分滿意,長得漂亮,又是中央電視臺的主持人,要是能娶這樣的美人回家,那不得“光宗耀祖”啊!

所以就在雙方各種外在條件都契合的情況下,一年后,王文瀾和倪萍就走進了婚姻的圍城。

緊接著2年后,他們有了共同的兒子——虎子。

以前的老人常說,賤名好養活,所以很多人都給孩子起狗剩、二狗這樣很接地氣的名字。

虎子雖然也比較接地氣,但畢竟虎乃“百獸之王”,很容易沖撞了名字主人。

好吧!上面是筆者瞎編的,只不過倪萍的兒子確實身體羸弱。

虎子患有先天性白內障,從小就被倪萍帶著到處求醫,而即便以她和王文瀾這種收入,都稍微有點支撐不起虎子的醫藥費。

除此之外,給虎子治病也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以至于到最后,倪萍甚至連她在央視的工作都辭掉了。

而更令人心碎的是,倪萍耗費了這么多精力,非但沒有將虎子的病治好,反而把她與王文瀾之間的感情給磨光了。

2005年,倪萍與王文瀾離婚,有人說是因為王文瀾不想給兒子治病,二人產生分歧導致的結果。

同年,倪萍改嫁導演楊亞洲,于是又有人說是因為楊亞洲插足,導致他們離的婚。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誰知道呢!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楊亞洲確實在倪萍最難的時候,拉了她一把。

據說當年倪萍帶虎子去美國看病,就是楊亞洲一直陪在她身邊,直到幫虎子把病治好。

而如今,虎子已經和正常人一樣上學讀書,估計現在都快要畢業工作了吧!

至于倪萍和楊亞洲,他們倆相戀于不惑之年,已經過了談情說愛的年紀。

火花肯定是沒有了,更多像是在“搭伙過日子”,老了能有個相互扶持的人就夠了。

另外,閑下來的倪萍也開始拾起了自己的主持人工作。

春晚是上不了了,但她畢竟是曾經的“央視一姐”,只要有老帶新的節目,央視必定會找她鎮場子。

閑著沒事,她還能教訓下撒貝寧、尼格買提,或者是調侃下李思思、王冰冰,想想倒也挺愜意的。

猶記得倪萍曾在一檔節目中說過:

“如果有下輩子,我既不要爹娘,也不要孩子,更不要家庭。”

好在一切苦難都過去了。

經歷人事滄桑,如今歲月靜好,對于倪萍而言,也不失為一個好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