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17

編輯 | 嘈坊

2020年12月21日,“勞榮枝案”的一審現場,勞榮枝哭得梨花帶雨,極力為自己辯解。

她說逃亡20年,一直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她說自己也是受害人,受到法子英的脅迫,擔心他報復自己的家人,才不得不脅從其犯罪。

3年時間,7條人命,包括一個3歲女童,均不是她犯下的罪行,而是法子英一人所為。

因此在2021年9月9日,一審被宣判執行死刑之時,她痛哭流涕,急不可耐地表示“不服”,并高呼“法律是公平的。”

那么,她真的是被冤枉了嗎?

她又是如何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呢?

01 “乖乖女”和“小混混”

1994年,20歲的勞榮枝,在朋友的婚宴上,認識了30歲的法子英。

但誰也沒想到,他們天差地別的命運,從此捆綁到了一起。

勞榮枝出生在一個工人家庭,家境還不賴,上頭有四個哥哥姐姐。作為家中最小的孩子,勞榮枝備受一家人的寵愛。

后來,勞榮枝考入江西九江師范學校,成為一名中專學生,更被家人捧在手心。因為在那個年代,大學還沒有擴招,中專的含金量很高。

中專畢業后,勞榮枝被分配到了九江石油公司子弟學校,成為一名小學語文老師。

如果人生不出現意外,她的未來可謂是一片光明,可偏偏就是出現了意外。這個意外,便是法子英。

法子英,在17歲前曾入獄兩次,均因搶劫傷人,第一次刑期3年,第二次刑期為10年,后因表現良好,改為8年。

1990年,法子英出獄,隨后經人介紹,和繆姓女子結婚,不久后生下一個女兒。

按理說,不管是曾經犯罪的記錄,還是已婚已育的身份,法子英都是不可過多接觸的人。

似乎成為大哥的女人,對一些年輕的女孩子,尤其是一直生活在象牙塔的女孩子,總有著莫名又致命的吸引。

情竇初開的勞榮枝,也沒能躲過法子英的“江湖氣”,和他走到了一起。

02 “仙人跳”,南昌滅門慘案

1995年,法子英拋妻棄女,勞榮枝放棄工作和家人,一同南下深圳闖蕩。

因為賺錢不多,法子英又撿起了老本行——搶劫。

1996年6月,他拿著搶劫而來的一萬多元,帶著勞榮枝倉皇逃回江西,躲到了南昌,找了一處出租屋落腳。

由于兩人出手闊綽,錢很快便被揮霍一空。為了維持日常的花銷,曾經是人民教師的勞榮枝,自甘墮落,化名為陳佳,做起了“公主”。

但皮肉錢有限,根本無法滿足兩人的需求。

法子英又想到了搶劫,而物色對象則交給了勞榮枝。到聲色場所消費的都是有錢人,而坐臺的勞榮枝,也能讓他們放下心防。

很快,勞榮枝便物色到了目標——熊啟義。在接觸了一段時間,她確定他是只“肥羊。”

于是,兩人做好了計劃,由勞榮枝色誘熊啟義到出租房,然后法子英出來“仙人跳”。

一切按照計劃進行著,兩人成功控制住了熊啟義,搜刮走了他的財物和家里的房門鑰匙,并威逼他說出了家庭住址。

熊啟義沒有想到,自己如此配合,法子英卻沒有手下留情,把他勒死后,還殘忍地分裝成四袋。

傍晚,勞榮枝到熊啟義家踩點,用鑰匙打開了門。或許是覺得不好下手,勞榮枝返回出租房。途中,她給另一位姓張的客人打去了邀請“做客”的電話。

但張姓客人因故沒赴約,幸運逃過一劫。

他無法前來,兩人又將主意放到了熊家。當天晚上,兩人帶著尖刀和部分熊啟義前往熊家,剪斷了對門住戶的電話線,隨后堂而皇之地進了熊家。

房間里只有熊啟義的妻子和3歲的女兒,兩人進門后輕易地控制住了局面。在勞榮枝翻找財物時,法子英毫無憐憫地勒死了母女倆,其后把部分熊啟義,抖落在房間里,偽裝作案現場。

勞榮枝見狀便提議,干脆一把火把現場給燒了,但法子英并沒有聽取。

得手后,兩人休息了一晚,隨后才帶著搶得的財物,悄悄離開了南昌。

這究竟是多變態的人,才能在這種情況下安然入睡?

03 藏匿溫州,魔爪伸向兩名女子

1997年9月,兩人逃竄到了浙江省溫州市,入住當地的一家飯店。因為手里的錢揮霍殆盡,他們決定,再次S人劫財。

勞榮枝到當地的酒吧,物色作案對象。就在這個時候,她的“同事”梁某,無意間透露了有房子轉租的消息,她這才發覺梁某是個不錯的對象。

幾天后,兩人以租房的名義去到了梁某的家中。進入房間后,法子英立即掏出尖刀控制梁某,勞榮枝則將她的手腳捆綁住,搶走了她的手表和手機。

兩人對搶取的財物不滿意,便又逼迫梁某打電話,騙酒吧領班劉某過來。

劉某如約而至,勞榮枝去開了門。見是她,劉某奇怪地問:

“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我準備租她的房子。”勞榮枝一邊笑著回答,一邊把人帶到了臥室。人一進去,便被兩人給控制住。

為了保命,劉某交出了身上所有的財物,包括一張兩萬余元的銀行卡。

“你拿著銀行卡去取錢,帶上一部手機,我們好聯系。”法子英交待勞榮枝。

于是,她拿著劉某的銀行卡,到銀行網點取出了25750元的存款。

當時,銀行柜員還問她:“為什么不是本人取錢?”

勞榮枝揚起笑容,淡定說:“因為本人有事。”

取完錢,勞榮枝給法子英打去電話。而這個電話,也成為一個信號,驅使法子英將魔爪伸向了兩名女子。

將她們勒死后,法子英立即和收拾好行囊的勞榮枝匯合,繼續亡命天涯。

04 S人如麻,犯下第四起案件

1998年夏天,勞榮枝和法子英逃竄到了江蘇省常州市。

勞榮枝又一次成為了“公主”,物色著下一個作案目標。很快,看上去家境殷實的劉某,進入了她的視線。兩人繼續沿用“仙人跳”的作案手法。

被控制的劉某奮力掙扎,勞榮枝便站到他的身后,拿起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威脅道:

“不許動,再動就送你上西天。”刀身的森森冷意,讓劉某霎時停止了掙扎。

從劉某身上搜刮了5000元后,兩人又從劉某的妻子手里,拿到了70000元的贖金。

不過這一次,勞榮枝外出取贖金時,法子英竟然破天荒地留下了劉某的命。而劉某也成為他們手里,唯一幸存的受害人。

拿到贖金,兩人繼續亡命天涯。

1999年7月,躲藏一年后,兩人出現在了安徽省合肥市。

這一次,勞榮枝化名為沈凌秋,法子英化名為葉偉民,繼續作案。

動手之前,法子英借口養狗,訂做了一只鋼筋籠。與此同時,勞榮枝也找好了目標——殷建華,一個電器公司的經理。

準備就緒后,勞榮枝向殷建華發出了邀請,殷建華欣然前往。于是,他成為了這對喪心病狂的情侶的獵物。

殷建華拒不配合,S人如麻的法子英,決定殺雞儆猴。外出找震懾殷建華的獵物時,他曾叮囑勞榮枝:如果他叫,你就用繩子勒他。

沒多久,法子英把木匠陸某帶了回來,接著當著殷建華的面,殘忍將其“化整為零”,隨后把一部分陸某扔進舊冰柜中。舊冰柜,是勞榮枝事先準備好的。

殷建華嚇得魂飛魄散,立刻表示會好好配合。他給妻子打去了電話,要其準備贖金,還按照要求,寫下了兩張紙條。

勞榮枝拿過殷某的筆,又在后面加了一句威脅的話:老婆,你可一定要快點,不然……

臨行前,法子英再次叮囑勞榮枝:晚上11點鐘我不回來,你就送他去投胎。

或許是預感到了危險,法子英中途調了頭,又回到了出租屋,讓殷建華再次給妻子打去電話,把時間改到了第二天上午。

7月23日,法子英帶著一把自制手Q和紙條,獨自前往殷建華家。出門前,他第三次交代勞榮枝,如果出事,就把殷建華處理掉,為他報仇。

05 逃亡20年

法子英的話,一語成讖。

殷建華妻子以現金不多為由,要求外出籌錢。一跑出門,就選擇了報警。不多時,法子英便被警察包圍,他拿出自制手Q,和警方展開了槍戰。

最終,警察一槍擊中了法子英的右腿,這才將他抓捕歸案。

被抓后,法子英拒不交代。直到5天后,警方從兩人的出租房內,發現了部分殷建華和陸某,他這才開了口。

只是,對于殷建華的死,法子英有疑惑,還問他的律師,死者中是不是有個姓殷的,可當律師繼續往下問時,他卻選擇了回避,似乎在有意為勞榮枝開脫。

那么,勞榮枝呢?

她逃了。在法子英久久未歸之時,她便意識到出事了,但又心存僥幸,留下一張字條:親愛的,我先走了,我會在家里等你,我愛你。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執行了死刑,而勞榮枝從此銷聲匿跡。

她沒有躲藏在山野村林,而是化名為“雪莉”,輾轉于城市中的聲色場所,繼續干著“公主”的工作。

后來,她養了狗,找了男朋友,脫離了聲色場所,在男友的手表專柜工作,成為同事眼中“有愛心,溫柔,工作努力”的好女人。

受害人的家屬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她卻心安理得地追求著生活的品質,一有時間就去健身,學畫畫,學鋼琴,歲月靜好。

2019年11月28日,勞榮枝終于被抓捕歸案,也在警察的鏡頭,留下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她這一逃,足足逃了20年。

被抓后,對于在南昌、溫州、常州和合肥犯下的罪行,勞榮枝供認不韙,所供述的細節,和20年前與法子英所供述的,全部對應。

然而,在一審審理的過程中,勞榮枝卻突然翻供,只要是出了人命的案件,她稱自己不在場,記不清了,并且一再強調自己也是受害人。

因為擔心法子英報復家人,她才不得已脅迫他作案。

但這些,不過都是狡辯。

2021年9月9日,一審判決結果公布,毫不意外地,勞榮枝被判處了死刑。

然而,勞榮枝連說了兩個“我不服”,當庭提出上訴。

結語:

2022年8月18日,“勞榮枝案”在江西二審開庭。首日開庭,將審理南昌和溫州的兩起案件。

對于這兩起案件,勞榮枝只承認參與了搶劫和偷竊,拒不承認和法子英是合謀,而是被法子英所脅迫。

對于拿著受害人的銀行卡去取錢的行為,她更是耍起了無賴:事情已經發生,自己也沒有辦法。

庭外,她的二姐仍在為其開脫,說“妹妹膽小,不像我嗓門大”。

2022年8月19日,二審進行到第二天,將審理常州和合肥兩起案件。

毫不意外地,勞榮枝依舊是全盤否認,否認自己曾在殷建華的字條上,添加威脅的話語,否認合謀殺害殷建華和陸某,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法子英的身上。

她還數次語出驚人。

辯解是受害人時,她委屈地稱自己是傻白甜,48歲從未整容。

在否認自己是主犯時,她還嘲笑法子英是“低智商的犯罪。”

當公訴人詢問作案細節之時,她甚至態度強硬地回懟:“問法子英去。”

不得不說,勞榮枝的心理素質和狡辯能力,真是恐怖如斯!

也正是由于她的強硬不配合,因此庭審尚未結束,并將持續數日。

就讓我們期待后續的進程,以及二審的審判結果!

但在結合各項證據的基礎上,回顧四起命案的過程,都能確定勞榮枝并不無辜。

被脅迫,她卻留下“在家里等你”的示愛字條;

害怕家人被報復,和他謀害七人性命卻不揭發,而是和他亡命天涯;

她說自己單純,涉世未深,卻能毫無愧意地逃亡20年,在大城市活得有滋有味,被抓后仍然嘴硬,不肯認罪伏法。

七條人命,她不冤枉!她必須為自己的惡行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