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李培樹

編輯 | 孫大圣

龍麻子火了。

短短幾天時間,他社交賬號的粉絲數便從寥寥幾十個增長為近三百萬。

不僅網友們紛紛稱呼他為“烈火騎士”,連《人民日報》都專門發視頻夸贊他。

這個有著圓圓臉蛋、高大身材的男人到底做了什么?

為何能引起如此廣泛的關注?他的成長環境又是怎樣的?

今天我們就來好好聊一聊龍麻子。

01

龍麻子本名龍杰,2000年出生于重慶,今年只有22歲。

他之所以叫自己龍麻子,是因為他崇拜《讓子D飛》里的張麻子。

他想像張麻子一樣,做一個接地氣的中國式豪俠。

龍杰的命很苦,家里沒錢也就罷了,偏偏他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選擇離他而去。

失去了母親的溫柔呵護,龍杰原來就不甚明亮的生活又灰暗了好幾度。

沒幾年,爺爺奶奶也相繼離世,只留下他和爸爸相依為命。

他爸跟村里許多人一樣,沒什么文化,只能賣苦力,去城里當農民工。

每天灰頭土臉地在工地干上十幾個小時,才能換來一份微薄收入。

為了給龍杰賺學費和生活費,他爸一年才回家兩三次。

因此龍杰很早便學會了自立,小學五年級時,他便洗衣做飯生火喂豬種地樣樣精通了。

偶爾他也會上山挖一些藥材,賣給附近的商販,賺一點零花錢。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其中的辛酸,非經歷過不能懂。

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生長的龍杰,就像從石頭下冒出的蓬勃的竹子般堅韌。

竹子朝天瘋長,龍杰渴望的卻是陸地,偶爾騰空一躍,所有煩惱便拋諸腦后。

第一次見到越野摩托時,他的心便不受控制地狂跳。

當車手騎著摩托從他身旁飛馳而過,勁風卷起他的衣擺時,他感覺自己似乎也隨身周的灰塵一樣騰空而起。

在那不到一秒的時間里,他暫時脫離了貧乏的日常,被某種更闊大的事物擁入懷中。

望著車手遠去的背影,龍杰緩緩吐出三個字「真酷啊」。

從那以后,擁有一輛越野摩托,成了他最大的執念。

村里有句老話,「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

遺憾的是,龍杰沒能打破這個定律。

雖然生活技能滿分,但他的腦袋瓜卻遲遲沒有開竅。

因此他初中上完就輟學了,跟父親一樣開始在社會上闖蕩。

跟村里的大多數年輕人一樣,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南下進廠打工。

表面上看,鞋廠、電子廠、紙巾廠、食品廠等應有盡有,全看你的興趣。

可仔細一想,不過廠名不同,芯子是一樣的,全是流水線。

早7點到晚11點,一個禮拜至多只能休息一天。

只有初中學歷的龍杰根本沒得挑,只能扎個猛子往前沖。

雖然辛苦,但回報尚可,比文盲父親賺得還是多上不少。

做了幾年,攢夠錢了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車店,拍下一小沓紅票子,買了一輛二手越野摩托。

那年冬天,龍杰載著父親和大包小包的年貨奔徙在回鄉的路上,心中是前所未有的暢意。

體驗到戶外騎行的快樂后,他再也無法在封閉的室內待下去,于是他辭了職,改行做外賣員。

既能賺錢,又能騎車,于龍杰而言無疑是完美職業。

平日里,他穿著外賣服,穿行在璧山的大街小巷,得了空閑,便跟車友們一起練練車,比比賽。

他的日子過得比在工廠時舒服很多。

可惜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專找苦命人。

就在一切都逐漸步入正軌時,龍杰的父親卻熬不住了。

02

積年累月的勞累,終究還是化為病魔,擊垮了這個剛強似鐵的男人。

很快,他便起不來身了。

在父親最后的日子里,龍杰幾乎寸步不離地陪伴在他身邊。

喂飯給水,擦洗身體,處理排泄物,他對待父親的方式,與二十一年前父親對待他的方式如出一轍。

他們的關系掉了個個兒,直到那時,他才驚覺父親原來如此脆弱。

他們幾乎不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被生活百般錘煉過的人是不需要太多語言的,因為語言太抽象,太匱乏。

十幾天后,父親走了,他成了孤兒。

葬禮結束后,龍杰又回到了原來的軌道里。

唯一的不同是,以后他只用準備他一個人的碗筷了。

兩個月后,龍杰整理了和父親的合照,配上名為「爸爸媽媽」的歌曲,上傳到他的社交平臺上。

配文只有短短7個字,「我太想你了爸爸」。

雪上加霜的是,沒多久,他的女朋友也跟他提了分手。

之所以提分手,是因為覺得他太胖了,不夠帥氣。

龍杰備受打擊,這是他正經談過的第一場戀愛,他無法接受自己就這樣被甩了。

痛定思痛后,他打定了主意——他必須瘦下來,他要讓她后悔。

「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口氣」。

之后的日子里,他不僅經常去健身房擼鐵,還吃起了減肥餐。

白蘿卜煮豆腐、西紅柿炒雞蛋再配上一碗重慶人最愛的辣椒汁,這就是龍杰的一餐。

管住了嘴,邁開了腿,他的體重果然蹭蹭蹭地往下掉。

一個月下來他就瘦了整整30斤,整個人比之前清爽了不少。

在減肥之余,他還經常和車友們一起參加各種比賽。

拿前三名對他來說簡直如探囊取物一般,家里的獎狀和獎杯俯仰皆是。

見龍杰的表現如此優秀,「26號王先生」越野車隊便盛情邀請他加入,他很快答應,自此81成為他的車手編號。

彼時的他并不知道,幾個月后,他將成為英雄的代名詞,他的人生也將因之改變。

03

2022年8月22日,由于天氣太熱,重慶北碚區發生了山火。

在嚴酷的自然災害面前,人們團結起來,騎著野地摩托的最美逆行者們也應運而生,他們不知疲倦地為滅火一線提供著補給。

龍杰便是這許多摩友中的一員。

當得知山上還有幾百位消防員沒吃飯時,龍杰來不及多想,立刻便背上食物和冰水,一路疾馳,幾乎是飛到了消防員身邊。

見龍杰首當其沖進了山,其他摩友們便緊隨其后,一時間四下皆是摩托的轟鳴聲。

這平時常常被視為擾民的聲音,彼時入耳竟如同天籟。

進山、出山,龍杰一刻不停,他來來回回足足跑了上百趟。

這么多趟下來,他對路況已經爛熟于心,哪里有坑,哪里有石頭,他一目了然。

因此他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他想盡可能快地將物品送到需要的人手中。

但人不是鐵做的,哪怕再有意志力,終歸也是血肉之軀。

在持續運送近11個小時之后,龍杰的身體到了極限,他頭昏腦漲,開始狂吐不止。

但因為太久沒有進食,他吐的全是水。

在短暫休息過后,他又重新回到了戰場。

龍杰戴上頭盔,目不斜視地向前進發,此刻的他是名副其實的烈火騎士。

不過第二天上午,他不得不停下來,因為他摩托的油門線斷掉了。

看著愛車,他分外心疼,因為這是他剛用三個月工資買來的。

剛拿到手里還沒焐熱,轉身便進了火場弄得一身傷。

但龍杰隨后便想到了還在林中救火的消防員,摩托因他們而受損,顯然是一種榮耀,有什么好難過的呢?

這么一想,他頓時豁然開朗。

在車修好之后,龍杰馬不停蹄地又進了山里,繼續完成著他的使命。

有時實在太過疲憊,他便將水從頭頂淋下,以換取一段時間的清醒。

終于,在工作了36個小時之后,好消息傳來——山火撲滅了,他懸了許久的心自此放了下來。

體力恢復之后,龍杰才發現自己的愛車已然報廢。

他的車與山火同來,如今又隨山火而去,為滅火而犧牲似乎是它此生注定的宿命。

孟子曾說過,愛人者,人恒愛之。

在知道龍杰的壯舉后,一家摩托車店的老板立馬免費給他送了一輛新車。

騎上新車的他笑得無比燦爛,他丟下一句“重慶崽兒,牛X”便一擰油門,向家的方向駛去。

此情此情,頗有幾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的颯然。

這一刻,他的背影與他的偶像張麻子無限重合。

很快,龍杰的光輝事跡便在網上發酵開來。

人們既為他敢為天下先的精神感動,也為他的曲折身世而難過。

塞涅卡曾說過,「真正的偉大,就在于擁有脆弱的凡人的軀體卻具有不可戰勝的神性」。

龍杰雖是個普通人,但在災難面前卻表現得如此偉大,他身上閃著光的,正是許多人早已缺失的俠士精神。

如龍杰這類人物的走紅,讓人看到了民族的未來。

像他這樣的仁義之士,才應該是人們學習和追隨的榜樣。

不過在歌頌龍杰之余,我們也不能忘記,在他身后還有數百位無名的烈火騎士,還有與直面山火的無數勇士們。

正因為有他們的齊心協力,我們才不至于遭受更大的損失。

烈火騎士們,無名英雄們,感謝你們的人間大愛與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