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吃瓜趣談君

編輯|吃瓜趣談君

一次特殊的任務,昆明市公安局特警支隊隊長鄒路遙莫名失聯,86天后,妻子石琛收到境外陌生短信,短短六個字,讓她泣不成聲。

石琛接受記者采訪

夫妻兩人都是警察

鄒路遙和石琛在警校的時候是同學,在一起時間長了,兩人也逐漸墜入愛河。

畢業不久他們倆就結婚了,但由于兩人都是警察,很少有時間能聚一塊吃飯,不過想比這樣的生活,兩人更怕的是生離死別,他們所在的地區靠近境外,每一次執行任務都非常危險。

曾經有記者問石琛,情人節丈夫會給你送禮物嗎?

石琛說沒送過,他這人又忙性格又直,有時候甚至連紀念日都會忘,能有時間給自己打打電話,每天平平安安的,已經是最好的慰藉了,石琛說她不奢求什么,平安就是最大的驚喜。

經常執行危險任務

在上任隊長之前,鄒路遙是特警支隊云豹突擊隊的一名教導員。聽名字大概也能猜到,這個部隊都是執行一些高危任務和秘密行動的,經常處理一些暴力恐怖事件。

比如08年的昆明家樂福劫持案15年的南屏步行街劫持案,鄒路遙先后參與20多次應急突發案件,每天都經歷提心吊膽的生活。

有很多時候,鄒路遙執行一些極其保密的任務,石琛不知道也不敢過問,她每次只能希望丈夫能夠平安回來,不像其他情侶一樣,鄒路遙每次離開都不會跟石琛說回來的時間,因為他也不確定,究竟什么時候回來,或者還能不能回來。

接受高度機密任務,鄒璐遙失聯

但當石琛已經覺得自己已經習慣了提心吊膽生活的時候,一件事的出現,讓她差點嚇到崩潰。

2012年3月的某個晚上,鄒路遙在熟睡中突然接到電話。

“專案工作,任務高度保密,時間不定,斷絕一切外部聯系。”

鄒路遙迅速收拾東西離開,走之前沒有跟妻子交待任何事情,石琛對此疑惑又擔心,之前有任務的時候,鄒路遙還會告訴自己他要走了,但這次的突然任務,讓石琛有點魂不守舍。

非鄒路遙本人

不過石琛也不好再問什么,就只能祈禱丈夫能平安回來。在丈夫離開的這段時間里,石琛的母親突發腦溢血住了院,下班后的石琛比上班還要勞累,一邊照顧母親,一邊還要給孩子做飯。

鄒璐遙失聯7天,石琛并不會太擔心,這對她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鄒路遙失聯30天,丈夫一直杳無音信,石琛開始焦急擔心,她隔三差五地就去跟丈夫的同事打聽消息,但都是石沉大海。

鄒路遙的長時間失聯讓石琛有些魂不守舍,但她也不能向丈夫的領導詢問,每天上班的時候,手機鈴聲一響她的心就會跟著一震,趕緊看一眼,日復一日,生怕錯過了丈夫的消息,但沒有任何消息與鄒路遙有關。

每天晚上回家,岳母都會問石琛有沒有女婿的消息,石琛怕母親擔心導致舊疾復發,就一直騙母親說丈夫到國外出差了

石琛默默承擔了所有的痛苦,但是仍然努力堅持等待丈夫的消息,她也不敢跟同事們傾訴想法,擔心同事為了幫助自己將此事傳開,有可能會對丈夫造成不好的影響。

擔心和焦慮的情緒堆積在心中,終于有一天,石琛忍不住地給丈夫打了個電話,但一直顯示的是關機狀態,她到后來才知道,丈夫出去的時候連手機都沒帶。

丈夫的關機讓石琛更加擔心。她幾乎每天都在失眠,有時候她困得不行的時候,一閉眼就開始胡思亂想。

“你去哪了,過得怎么樣,有沒有遇到什么危險。”

“你還活著嗎?”

石琛不敢多想,她越想越害怕,只能強行安慰自己說:“沒事沒事,說不定明天就有消息了。”

其實唯一能夠安慰石琛的話是:“沒消息就是好消息。”對于丈夫這種每天都會有生命危險的特警來說,沒有消息應該就是安全的。

如果真的遭遇不測,組織會第一時間通知家人,雖然石琛也知道這是在安慰自己,但是她已經沒辦法了,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讓自己感到慰藉。

鄒路遙失聯2個月,從丈夫離開到現在,石琛沒有收到任何消息,每天面對著工作和家庭的壓力。石琛找不到人說話談心,各種事情堆積在心里,讓石琛已經接近崩潰。

穿上警服,她是一個正義的警察,褪去警服,她也只是個普通的女孩。

每天被牽掛折磨的心力交瘁,有時候情緒憋得久了,她就心想,干脆自己大鬧一場,領導也許會覺得自己可憐,從而透露一點信息給她。

當她經過丈夫的辦公室的時候,看到墻上的警徽,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不能只為了一己私利破壞大局觀。

鄒路遙作為特警在外執行任務,每天都出生入死,自己作為一名女警,也絕對不能因為個人情緒破壞組織紀律。不僅要對丈夫負責,還要對自己負責。

她一個人愣在原地想了很久,看到來來往往的警察,她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整理好衣服,回到崗位做好本職工作。

無論發生了什么,無論得到好消息還是壞消息,石琛決定為了兒子和父母,為了這個家庭,自己也要好好努力。

湄公河行動

“明天有任務,你現在到機場去,機票到時候會有人給你。”

這是鄒路遙失蹤的那天晚上,支隊長打電話向他說的話。

鄒路遙比誰都清楚,這樣突然的行動一定是絕密的,每層指示只負責傳達,但知曉此事的可能只有一兩個人。

到了機場后,鄒路遙看到機票的目的地寫著西雙版納,他意識到這件事情不簡單,與專家組會和之后,他才得知,這次調動居然是湄公河慘案專案行動。

鄒路遙雖然經歷過很多危險的行動,但他深知此次行動的危險等級,要比之前的任何行動都高得多。

警方的駐扎地區必須靠近目標,但不能在很明顯的地方,對于在該地區一手遮天的毒販來說,找到一個潛伏地難之又難。

附近很多村民其實都是毒販的眼線稍微有一些動靜被發現,整個行動都會宣告失敗。

警方在多次排查后,決定將潛伏的地方放在熱帶雨林中。

此次行動危機四伏,行動隊友們每天在熱帶雨林里風餐露宿,由于大規模的移動和物資輸送很容易被察覺,隊員們每天的食物供給也就特別少。

由于地處熱帶氣候,肉類很快就會腐敗,隊員們只能將其烤成肉干進行儲存,熱帶雨林中的各種能吃的東西基本上都被他們吃過一遍。

時間慢慢過去,鄒路遙也開始擔心家里人,這次他沒留下任何信息就匆忙離開,妻子一定特別擔心。

在之前每次執行危險任務時,石琛總會偷偷落淚,鄒路遙也知道她在擔心自己。所以每次能留信的時候一定會告訴妻子,但這次突然消失,鄒路遙很擔心妻子的精神狀態。

此時遠在昆明的妻子,精神幾近崩潰。

糯康在盤踞地周圍布下很多眼線,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在經過長時間的排查后,駐扎部隊和支援部隊里應外合,向糯康發起了進攻。

行動結束后,鄒路遙第一時間跟當地人借了手機,向妻子報了平安。

2012年5月10日,鄒路遙失聯第86天,早上吃飯時,石琛在手機上看到一個大新聞,湄公河行動:湄公河慘案首犯糯康被成功抓獲,正式移交中方處理。

她并沒有將丈夫的失聯和這個新聞聯系到一起。

但在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正在上班的石琛手機突然響起,因為等待丈夫的消息已經成了習慣,石琛下意識地拿手機看。

“一切安好,勿念”

信息只有短短的六個字,石琛的視線開始模糊,她轉身跑到衛生間,看著那條簡短的信息失聲痛哭。

發信人只是一串境外號碼,但石琛比誰都清楚,這一定就是丈夫在向她報平安。

而從丈夫執行任務到現在,已經整整失聯了86天。

幾天后鄒路遙回到昆明,第一時間給妻子打了電話,讓妻子接自己回家。

“上車吧,咱們回家。”

見到瘦黑的鄒路遙,石琛只剩心疼,原先還準備埋怨鄒路遙讓自己擔心,但在看到丈夫的第一眼,一切的難過都化為虛無。

2019年,兩人登上央視的一檔節目,節目現場,鄒路遙送給妻子一個“時光瓶”,他們相約在金婚時打開,只有里面寫了什么,只有鄒路遙知道,也許什么都沒寫,因為時間已經告訴了一切。

鄒路遙在提到妻子時,總會以“最偉大”去形容,鄒路遙為人民帶來了一次又一次的安全感,但在家庭里卻留下了遺憾。

他曾在采訪中提到:“在湄公河行動的時候,我曾做過一個夢,我和妻子兩鬢斑白,兒孫滿堂,我們坐在草坪上緊握著手,再也不放開。”

結語

“舍小家為大家”這句話用來形容鄒路遙和石琛再合適不過了,他們為了祖國和人們的安全舍棄了太多。

其實中國還有無數個鄒路遙和石琛,他們在不同地區,不同崗位上履行著自己的職責,為了國家犧牲了個人利益,他們才是真正的英雄。也許有一天,那些質疑軍人為什么優先的人,當他們真正感覺到軍人和國家的保護,就不會再說出這種話了。

并不是所有英雄的事跡都會被我們知曉,也并非所有英雄都能保護到我們,但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他們也是別人的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