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驚現20具無名女尸,牽出吳建臣連環殺人案

太白檢察 2020-08-13 檢舉

1993年,保定連環殺人惡魔吳建臣系列殺人案偵破紀實:荒野,20具無名女尸。

保定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地處京畿要地,西鄰太行山眺白洋淀,不僅是冀中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而且是重要交通樞紐。縱貫全市的京廣,京石(石家莊)、京深(深圳)、保么(衡水么頭)等主公路干路每天都有數以萬計輛、人流通過,構成了城市曲的一個樂章。

當九十年代第二個春天到來時候,幾條主要公路沿線卻接出現不和弦的音符:20余名婦女相繼遭強奸殺害陳尸荒野!

荒野驚現20具無名女尸,牽出吳建臣連環殺人案

一時間古城保定蒙上了一層恐怖的陰影……

仲春的保定,到處一片青翠。4月16日一大早,近郊清苑縣阮莊村農民趙文艷便來到了責任田,看著一尺多高的麥苗,她欣慰地笑了。

一陣晨風吹過,趙文艷發現不遠處像是躺著一個人。

“誰會躺在麥田里?”好奇心驅使她走過去,果然見一人蒙頭而臥。撩開衣服一看,“啊?”竟是一具腐尸!趙文艷兩腿一軟癱坐在地上……

接到報案后,保定市、清苑縣公安局的領導帶刑偵、技術人員相繼趕赴現場。隨即,現場勘查、現場訪問緊張有序地開始了。

現場位于阮莊村西北,市勞教所果園圍墻南側麥田中,距保么路500米。由于圍觀群眾較多,現場已遭嚴重破壞。

死者呈仰臥狀。揭開覆蓋在身上的衣物,尸體全裸,兩側有死者的黑色半高跟皮鞋兩只,帶血衛生紙5塊。

尸體檢驗推斷,死者26歲左右。根據頸部有環形表皮剝脫,球瞼結膜有出血點,舌骨大角折斷,食道后壁及喉室有出血情況,可以認定,系由他人掐、壓、勒頸部,致機械性窒息死亡;死者右手指有兩處表皮剝脫,說明死前現犯罪分子曾有搏斗過程;根據死者陰道有兩處撕裂傷,認定死者有被奸過程;從死者胃溶物及尸體現象分析,其死亡時間應在12個小時以上,即1993年4月15日18時至22時。

現場訪問組經過對周圍群眾進行深入調查走訪,未發現任何有價值線索。

一個由市、縣公安局領導負責的專案組旋即成立。15名市、縣局偵查員受命偵破此案。

案情分析會上,偵查員們根據現場情況,對犯罪分子進行了分析畫像,一致認為:此案是強奸殺人,不排除因奸情、婚姻糾葛仇殺的可能;犯罪分子系一名25歲至40歲的男性,心毒手辣,可能有犯罪前科;犯罪分子作案選擇在既能隱蔽,又便于逃匿之地,且受害人能夠夜晚跟隨其進入距公路500米的麥田深處,說明犯罪分子不僅熟悉現場環境,而且與被害人十分熟悉;受害人被奸后遇害,隨身找不到任何可證明身份的物品,說明有可能是犯罪分子怕受家人告發或怕公安機關查到尸源而暴露,故拿走了能證明身份的物品,殺人滅口;犯罪分子熟悉現場環境,說明其藏匿地應在保么路沿線的保定市郊,清苑縣及鄰近的區域。

迅速查明尸源是突破全案的關鍵所在。偵查員們一邊按照分析畫像大范圍摸排嫌疑對象,一邊查找尸源。

很快,保定地、市新聞媒介播出或刊載了《尋人啟示》,1000份《協查通報》迅速發往各有關市、縣派出所。查找受害人衣著,隨身物品產地工作任務量及難度很大,偵查員們跋山涉水,克服了重重困難,一絲不茍地查找、比對著。

20多天很快過去了,偵查員們走村串戶,晝夜連續奮戰,行程數萬里,共查否與無名尸 類似失蹤人員17名,查否與死者衣袋上同名的“李夏群”19名,但案情卻毫無進展。

為推動偵破進程,專案組坐下來對前段工作進行了認真總結。大家一致認為,案件毫無進展的原因只能是兩個方面:一是分析畫像不準,犯罪分子沒在網內;二是摸排工作有紕漏,沒能把犯罪分子“兜”上來。從前段工作看,劃定的偵破區域已基本摸排完畢,且工作認真、細致,第二種可能不大,問題很有可能出在分析畫像不盡準確上。因為如果摸排范圍準確,既使排不出犯罪分子,也應得到一些受害人線索,而查找尸源工作已擴展到了周邊所有市、縣,卻仍沒有線索,說明受害人較遠,犯罪分子有流竄作案的可能,且有可能受害人與犯罪分子并不十分熟悉,系被誘騙或脅迫至現場遇害。如果這一假設成立,那么,案件的性質只能是強奸殺人,犯罪分子必是一名流氓成性,兇殘暴戾、膽大妄為之徒,受害人也不一定是唯一的受害者。

根據上述分析,專案組進一步擴大了偵查視野,把網撒向更加大范圍的同時,另辟偵查溪徑:派力量深入城郊區域及鄰近地區,調查了解有無類似無名女尸或案情相近案件,特別注重發現可能存在的“活口”,以進一步了解罪犯情況,盡早突破全案。<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